分裂神的话语和神的作为-愚不可及

by Denny Burk

一直以来,神话语的确实性都遭到攻击,从「神岂是真说」直到如今。因此,Jonathan Akin 圈点出最近的两个例子,著名基督徒发表言论质疑神的话语。他写道:

其一,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在推特文中链接了一篇文章,是说一位退出基督教的年轻女士谈到,自己非常怀念作为重生基督徒的日子。伴随链接的推文中,史丹利写道:「为什么我们必须教导下一代,我们信仰的根基是一个事件,而不是一本。」

其二,基督徒歌手Gungor 逐渐偏离圣经正统。他不相信创世纪的早期记载是基于历史的,或者说亚当、夏娃或是大洪水真的存在过。Ken Ham指出,耶稣引用亚当和诺亚时,是把他们作为历史人物的。而Gungor 回应说,即使耶稣在亚当和诺亚的历史性上犯了错,也不能否认基督的神性。Ken Ham 再次回应,之后又贴出一个脸书评论的截屏,其中Gungor写道:「现代社会有个趋势,仅仅是个趋势……一个抬高圣经超过耶稣的宗教和偶像崇拜。」

长话短说。我们面前有一个牧师和一个音乐家 – 两人都从属于福音派 – 把楔子凿进神的作为和话语之间。在史丹利的情形里,这楔子可能更偏向修辞而不是实质。而Gungor 的情形似乎正相反。然而,两者都存在一系列问题,我在Akin 的批评上再没什么可添加的了。我鼓励你阅读此文。而在此我只想补充一个比喻,来说明分裂神的话语和神的作为是多么愚不可及。

我深爱我妻子。假设我对她说:「甜心,我爱你。我完全忠实于你,愿在有生之年永远为你服务。」笑容绽放在她脸上,她要开口说话了。但在她说出第一个字之前,我掩住她的口,说:「别说话。我爱的是你,要服务的也是你。我对你的话不感兴趣。我只想爱你,服务于你。」这样的爱和服务,我妻子会接受吗?这样把楔子凿进她本人和她的话语之间的爱和服务?当然不会。如果我对她和我说的话漫不经心,充耳不闻,我就无法爱我的妻子。若要爱她,我必须爱她的话语。

假设我应召入伍,出征外国战场上,离开我妻子两年。我们之间只能靠信件联系。她情深意重,每天给我写信。当我们终于团圆时,她发现,她给我的所有几百封情书都尚未拆封。我每封信都受到了,但是一封也没有读。我回应说:「因为我要在记忆里珍爱你。我实在不希望让你的信件玷污了我心目中你的形象。」当她发现我选择关注的是她,而不是她的话,她会感到被我珍爱吗?当然不会。我们都清楚这答案,因为在我妻子和她的话中间凿进楔子是愚不可及的。当我衷心爱她时,我也会爱她的话,因为这是了解她的必经之途。

多年以来,神学自由派一直尝试在神的话语和他的位格之间凿进楔子 – 仿佛我们可以忠于一个而放弃另一个。但这是愚不可及的,当然,除非有人不认为圣经是神的话。如果圣经不是神的话,这楔子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它是神的话,这楔子就全无道理。说「我们信仰的根基是一个事件,而不是一本书」对谁都没有好处。

因此,当我们热爱、忠于神的话语时,这不是「偶像崇拜」。我们应该向诗篇作者那样对待神的话,而按Gungor 的标准,这些人也该被指控是「偶像崇拜」。诗篇作者写道:

  • 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篇119:97)
  • 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诗篇119:103)
  • 我以你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诗篇119:111)
  • 心怀二意的人为我所恨,但你的律法为我所爱。(诗篇119:113)
  • 我因盼望你的救恩和你公义的话,眼睛失明。(诗篇119:123)
  • 所以我爱你的命令胜于金子,更胜于精金。(诗篇119:127)
  • 我的眼泪下流成河,因为他们不守你的律法。(诗篇119:136)
  • 你的话极其精炼,所以你的仆人喜爱。(诗篇119:140)

这不是拜偶像者的辞句。这是在圣灵启示下,真实永生神的敬拜者发出的赞美。这诗句的作者,把神写下的话语当作他们信仰的根基。其实,诗篇作者对神话语的爱反映出他对神作为的爱。两者之间没有「楔子」、無法分割。对那些暗示有楔子的人,要当心。


神話語的確實性一直以來都遭到攻擊,從「神豈是真說」直到如今。因此,Jonathan Akin 圈點出最近的兩個例子,著名基督徒發表言論質疑神的話語。他寫道:

其一,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在推特文中鏈接了一篇文章,是說一位退出基督教的年輕女士談到,自己非常懷念作為重生基督徒的日子。伴隨鏈接的推文中,史丹利寫道:「為什麼我們必須教導下一代,我們信仰的根基是一個事件,而不是一本書。」

其二,基督徒歌手Gungor 逐漸偏離聖經正統。他不相信創世紀的早期記載是基於歷史的,或者說亞當、夏娃或是大洪水真的存在過。Ken Ham指出,耶穌引用亞當和諾亞時,是把他們作為歷史人物的。而Gungor 回應說,即使耶穌在亞當和諾亞的歷史性上犯了錯,也不能否認基督的神性。Ken Ham 再次回應,之后又貼出一個臉書評論的截屏,其中Gungor寫道:「現代社會有個趨勢,僅僅是個趨勢……一個抬高聖經超過耶穌的宗教和偶像崇拜。」
長話短說。我們面前有一個牧師和一個音樂家 – 兩人都從屬於福音派 – 把楔子鑿進神的作為和話語之間。在史丹利的情形裡,這楔子可能更偏向修辭而不是實質。而Gungor 的情形似乎正相反。然而,兩者都存在一系列問題,我在Akin 的批評上再沒什麼可添加的了。我鼓勵你閱讀此文。而在此我隻想補充一個比喻,來說明分裂神的話語和神的作為是多麼愚不可及。

我深愛我妻子。假設我對她說:「甜心,我愛你。我完全忠實於你,願在有生之年永遠為你服務。」笑容綻放在她臉上,她要開口說話了。但在她說出第一個字之前,我掩住她的口,說:「別說話。我愛的是你,要服務的也是你。我對你的話不感興趣。我隻想愛你,服務於你。」這樣的愛和服務,我妻子會接受嗎?這樣把楔子鑿進她本人和她的話語之間的愛和服務?當然不會。如果我對她和我說的話漫不經心,充耳不聞,我就無法愛我的妻子。若要愛她,我必須愛她的話語。

假設我應召入伍,出征外國戰場上,離開我妻子兩年。我們之間隻能靠信件聯系。她情深意重,每天給我寫信。當我們終於團圓時,她發現,她給我的所有幾百封情書都尚未拆封。我每封信都受到了,但是一封也沒有讀。我回應說:「因為我要在記憶裡珍愛你。我實在不希望讓你的信件玷污了我心目中你的形象。」當她發現我選擇關注的是她,而不是她的話,她會感到被我珍愛嗎?當然不會。我們都清楚這答案,因為在我妻子和她的話中間鑿進楔子是愚不可及的。當我衷心愛她時,我也會愛她的話,因為這是了解她的必經之途。

多年以來,神學自由派一直嘗試在神的話語和他的位格之間鑿進楔子 – 仿佛我們可以忠於一個而放棄另一個。但這是愚不可及的,當然,除非有人不認為聖經是神的話。如果聖經不是神的話,這楔子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它是神的話,這楔子就全無道理。說「我們信仰的根基是一個事件,而不是一本書」對誰都沒有好處。

因此,當我們熱愛、忠於神的話語時,這不是「偶像崇拜」。我們應該向詩篇作者那樣對待神的話,而按Gungor 的標准,這些人也該被指控是「偶像崇拜」。詩篇作者寫道:

  • 我何等愛慕你的律法,終日不住地思想。(詩篇119:97)
  • 你的言語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詩篇119:103)
  • 我以你的法度為永遠的產業,因這是我心中所喜愛的。(詩篇119:111)
  • 心懷二意的人為我所恨,但你的律法為我所愛。(詩篇119:113)
  • 我因盼望你的救恩和你公義的話,眼睛失明。(詩篇119:123)
  • 所以我愛你的命令勝於金子,更勝於精金。(詩篇119:127)
  • 我的眼淚下流成河,因為他們不守你的律法。(詩篇119:136)
  • 你的話極其精煉,所以你的仆人喜愛。(詩篇119:140)

這不是拜偶像者的辭句。這是在聖靈啟示下,真實永生神的敬拜者發出的贊美。這詩句的作者,把神寫下的話語當作他們信仰的根基。其實,詩篇作者對神話語的愛反映出他對神作為的愛。兩者之間沒有「楔子」、無法分割。對那些暗示有楔子的人,要當心。

Translated by Sunny Jia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