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是神學刑罰

by Albert Mohler

早在上个世纪​​,范贝岚( J. K. Van Baalen)就认为:「邪教是教会未能支付的帐单。」范贝岚的作品《邪教乱象》(The Chaos of the Cults)极有影响力,代表了对各种邪教作出全面评估的早期努力。从正统基督教的高度来看,这些邪教包括:通灵、神智论、基督教科学派、玫瑰十字会、斯维登堡教、摩门教、耶和华见證人、等等。

根据范贝岚的分析,正统基督教为邪教在整个文化中的繁衍打开大门。由于被实用主义排挤,被分裂所困扰,并且致力於一个「最小公分母的信心」 ,正统教会致使外部文化,甚至一些自己的成员,毫无迎接邪教挑战的準备。

甚至,我们今天的问题更为严重。後现代主义的诱惑,和多元文化的複杂性,更增加了联系、理解和挑战邪教所涉及的困难。

从某种意义上说,邪教的崛起不是什麽新东西。使徒保罗在亚略巴古所挑战的宗教多元化,已经代表了後现代美国的前身。这个国家的宗教自由实验,为邪教提供了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甚至美国奋兴主义也留下了感情用事的余烬,邪教急不可耐地想要填补这真空。写於20世纪20年代,查尔斯·弗格森(Charles W. Ferguson)描述美国为「救世主泛滥」。

这些新的宗教运动,吸引了社会和政治的关注。沃尔特·R·马丁(Walter R. Martin)的书,「邪教王国」(The Kingdom of the Cults),成为福音派的经典之作。他抵制住了诱惑,没有把邪教的挑战简化到社会学范畴。他特别关注的是那些邪教,偏离历史悠久的基督教的同时,仍然坚持「他们有权被列为基督徒」。马丁引用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李贝尔福德(Lee Belford)说,「邪教的问题本质上是神学的。教会的答案必须是神学和教义上的。任何社会或文化上的评价都行不通。」

面对启蒙运动及其余波的挑战,许多基督教教派对基督教最重要的真理宣告现出混乱和僵化。面对一些问题的困扰,如未闻福音之人的信心,预定论的教义,和对地狱的预期,许多基督教教会对圣经教义似乎缺乏信心。除此之外,对立的基督教教派,专注於争论有些人认为是次要的问题,给摩门教之类的运动大开方便之门,让它们登堂入室,声称能解决这些棘手的困难。

不可避免的是,任何基督徒的防守必须紮根於圣经的权威。独特的基督教启示论,要求正统派信徒回顾遥远的过去,以界定和捍卫基督教。作为恢复运动,斯密约瑟(Joseph Smith)和摩门教徒自称具有当代使徒證人的权威,他们的经验大概更接近於当代美国人吧。

与唯靠信心在基督里得救的基督教教义相对立,摩门教宣扬一种形式的普世主义。根据斯密约瑟和後来的摩门教教师宣称,地狱只由少数几个「灭亡之子」居住,就是顽固地拒绝摩门教教义之光的人。虽然正统基督徒面临未闻福音之人的棘手问题,摩门教向公众保證,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在天堂有一席之地。

换句话说,摩门教徒利用了一些教义表面上的困难,这些困难甚至让许多基督教会不知所措,困惑不解,或者不愿面对其挑战。被奋兴主义的感情用事所困扰,许多美国人把摩门教看作正统基督教之外的一个理智上令人满意的替代。此外,摩门教徒宣扬,他们的系统是基督教在新时代的更新 – 以一本新书和一些新的教会权威为补充。

这是为了提醒的当代基督徒,范贝岚是正确的 – 邪教是「教会未能支付的账单」。教会投降于哲学的挑战,减少他们的教义要旨到最少教义,并且未能提供紮根於圣经的重要神学观点,这使得自己的成员对邪教及其论点无力抗拒。神学的不成熟和教义的模糊是在公开邀请新老邪教开枝散叶。

此外,当基督徒显得糊里糊涂,尴尬局促,或是无力捍卫信仰,教会的见證就不可避免地减弱。教会必须支付这些「未付的账单」。

———————————-(繁體)————————————-

早在上個世紀​​,范貝嵐( J. K. Van Baalen)就認為:「邪教是教會未能支付的帐单。」范貝嵐的作品《邪教亂象》(The Chaos of the Cults)極有影響力,代表了對各種邪教作出全面評估的早期努力。從正統基督教的高度來看,這些邪教包括:通靈、神智論、基督教科學派、玫瑰十字會、斯維登堡教、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等等。

根據范貝嵐的分析,正統基督教為邪教在整個文化中的繁衍打開大門。由于被实用主义排挤,被分裂所困扰,并且致力於一個「最小公分母的信心」 ,正統教會致使外部文化,甚至一些自己的成員,毫無迎接邪教挑戰的準備。

甚至,我們今天的問題更為嚴重。後現代主義的誘惑,和多元文化的複雜性,更增加了联系、理解和挑战邪教所涉及的困難。

從某種意義上說,邪教的崛起不是什麼新東西。使徒保羅在亚略巴古所挑战的宗教多元化,已经代表了後現代美國的前身。這個國家的宗教自由實驗,为邪教提供了一個安全的成長環境,甚至美国奋兴主义也留下了感情用事的余烬,邪教急不可耐地想要填补这真空。寫於20世紀20年代,查爾斯·弗格森(Charles W. Ferguson)描述美國为「救世主泛滥」。

這些新的宗教運動,吸引了社會和政治的關注。沃爾特·R·馬丁(Walter R. Martin)的書,「邪教王國」(The Kingdom of the Cults),成為福音派的經典之作。他抵制住了誘惑,没有把邪教的挑戰简化到社會學范畴。他特別關注的是那些邪教,偏離歷史悠久的基督教的同時,仍然堅持「他們有權被列為基督徒」。馬丁引用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李貝爾福德(Lee Belford)說,「邪教的問題本質上是神學的。教會的答案必須是神學和教義上的。任何社會或文化上的評價都行不通。」

面對启蒙运动及其余波的挑戰,許多基督教教派對基督教最重要的真理宣告現出混亂和僵化。面对一些問題的困擾,如未闻福音之人的信心,预定论的教义,和对地獄的預期,許多基督教教會对聖經教義似乎缺乏信心。除此之外,對立的基督教教派,專注於爭論有些人認為是次要的問題,给摩门教之类的运动大开方便之门,让它们登堂入室,声称能解决这些棘手的困難。

不可避免的是,任何基督徒的防守必須紮根於聖經的權威。獨特的基督教啟示论,要求正统派信徒回顧遙遠的過去,以界定和捍衛基督教。作為恢復運動,斯密約瑟(Joseph Smith)和摩門教徒自稱具有当代使徒證人的權威,他们的經驗大概更接近於當代美國人吧。

与唯靠信心在基督里得救的基督教教義相对立,摩門教宣扬一種形式的普世主義。根據斯密約瑟和後來的摩門教教師宣称,地獄只由少數幾個「滅亡之子」居住,就是頑固地拒絕摩門教教義之光的人。雖然正統基督徒面臨未闻福音之人的棘手問題,摩門教向公眾保證,幾乎所有的人都會在天堂有一席之地。

換句話說,摩門教徒利用了一些教義表面上的困難,这些困難甚至让許多基督教會不知所措,困惑不解,或者不願面對其挑戰。被奋兴主义的感情用事所困扰,許多美國人把摩門教看作正統基督教之外的一個理智上令人滿意的替代。此外,摩門教徒宣扬,他们的系统是基督教在新時代的更新 – 以一本新書和一些新的教会权威为补充。

這是為了提醒的當代基督徒,范貝嵐是正確的 – 邪教是「教會未能支付的賬單」。教會投降于哲學的挑戰,減少他們的教義要旨到最少教義,並且未能提供紮根於聖經的重要神學觀點,这使得自己的成員对邪教及其论点无力抗拒。神学的不成熟和教义的模糊是在公開邀請新老邪教开枝散叶。

此外,當基督徒显得糊里糊涂,尷尬局促,或是无力捍衛信仰,教會的見證就不可避免地減弱。教會必須支付這些「未付的账单」。

(English)

This article has been translated by permission of Ligonier Ministries
Copyright© Tabletalk Magazine and R.C. Sproul.
(以上文章均由Ligonier Ministries授權翻譯,版權屬於Ligonier Ministries和R.C.Sprou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