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愁苦的基督徒能唱些什麼」

 –By Carl Trueman

這些年來,我的所有作品中,短文「愁苦的基督徒能唱些什麼」帶給我最多的驚喜。我隻在一個下午,用45分鐘寫了這篇文章,起因則是被以前聽到過、已忘記很久的、關於敬拜的膚淺評論所不忿、故此有感而發。然而,這篇讓本人不費吹灰之力的短文、卻讓我收到了最多的正面回應和動人信件。它激起了各類基督徒的共鳴,盡管教會背景不同,大家都有一個共同點:了解生活有其悲傷、憂愁、痛苦的一面,而這常常在教會裡被忽略,甚至否認。

此文的目的在於,強調我在教會敬拜中看到的一個重大缺陷,一個無論在傳統還是現代的敬拜形式中都顯而易見的缺陷:哀歌語言的缺失。詩篇,聖經自己的贊美詩集,包含許多哀歌,反映了信徒在這墮落的世界生活的本相。然而,這些悲痛的哭聲已經從贊美詩中全然消失了。因此,文章題目中的問題是完全真誠的:一個剛剛失去嬰孩的母親,一個剛剛失去妻子的丈夫,一個剛剛失去父母的孩子,當他們在主日來到教會時,你教會詩集裡有什麼詩歌,可以讓他們真誠詠唱呢?我建議的答案是:詩篇,因為人們可以在其中找到聖靈啟示的言語,讓信徒向神表達他們最深的痛苦和悲哀。

放在今天,我的文章會有不同嗎?本質上不會。唯一的變化可能是,我會放寬應用的范圍,因為我相信,與我寫作時相比,這個討論對今天更重要了。當我研究當代教會全景時,讓我震驚的是,即使全能恩典這偉大的福音信息現在也隻著眼於青少年市場,因此用世俗權力、名人效應、以及對生活的膚淺理解來作為美學包裝,這是幼稚和不成熟的標志。曾經(可惜不再是)專屬於成功神學倡導者的東西,現在在主流福音派圈子裡大行其道,全無批評討論。當在某些領域裡、有人认为加爾文主義是浮華炫耀、大言不慚时,這世界已徹底黑白顛倒了。

比起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現在也更了解死亡是多麼真實,生命是多麼短暫。寫文章時,我想的是別人,而現在,我年齒漸長,深深清楚我和我愛的人也不能幸免。人年紀越大,就越了解痛失親友的滋味,而他自己的死亡也越像個驅之不去的不速之客。作為父親,當兒子第一次在賽跑中超過我時,我歡欣雀躍。但我對他體力增長的欣慰是轉瞬即逝的,因為在接下來的年月裡,我意識到這也意味著我的衰老。

這世界告訴我們,要盡可能抗拒這事實,通過健身、時尚甚至手術。但這世界是個惡意騙取我們信任的騙子,隻說我們想聽的。衰弱和死亡最終會降臨到我們每一個人;而牧師的職責正是幫助他自己和他的會眾,為這不可避免的做好准備。因此,我相信空前重要的是,教會要在敬拜中擁抱軟弱與悲哀。的確,我們瞻望著復活,但我們常常忘記,通往復活的路徑必然無可避免地經過死亡。在我們的講道中,禱告中,集體唱詩中,我們必須提醒會眾,神的能力在我們的軟弱中顯得完全。並且,復活的能力體現在我們在死亡手中的全然軟弱。

自寫了那篇文章以來,我也更加意識到教會禮儀塑造基督徒會眾思想的能力。我這裡談的不隻是正式禮儀,如公禱書(The Book of Common Prayer)所載。我是指任何號稱基督教的敬拜聚會的形式和內容。我們在聚會中所說所唱的會潛移默化、但強有力地影響我們對基督信仰的理解,進而影響我們對生活的總體認識。因此,強調力量與青春的美好 – 或者說力量與青春的敬拜禮儀 – 會帶來許多問題。它排斥老年人,或者誘導他們認為自己並不老;它誘導年輕人以為他們是宇宙的中心,注定永生不死。禮儀應該准確反映在這墮落的世界裡我們能期待些什麼,並每周諄諄教誨,反復強調。這是一個重要方法,預備我們的會眾能經受必然來臨的苦難。

由此我又回到詩篇。的確,有些基督徒詩人,甚至偶爾有聖詩作者,捕捉到生活的黑暗色調。但沒有人能比得上詩篇作者,以完美的詩韻凸現了人類經歷的豐富與深度。以詩篇為日常飲食的教會,給會眾提供了給養,能在這流淚谷真實生活。而不這樣做的教會,則以剝奪信徒的真正寶藏為代價,去追求什麼呢?關切度?還有什麼比預備人們經受痛苦和死亡更切身相關的呢?我教會裡有些人,生活極其艱辛,並且沒有好轉的前景。對他們我隻能說:痛苦會臨到我們每個人,但還有復活;聆聽詩篇裡真切動人、歷歷在目的哀歌,是如何被觸手可及的未來希望所充滿,並以此為你的鼓勵:哭泣會在夜間縈繞,而這時的確痛徹心扉,但喜樂會隨著清晨來臨。

幾年前,當我給教會的一對年輕夫婦証婚時,我在講道裡提到,所有人類的婚姻都始於喜樂,而終於悲哀。無論是離婚還是喪偶,人類的情繩愛索終將斷裂。而基督與教會的婚姻,則始於悲哀,而終於喜樂愛戀的結合,永不分離。在敬拜中我們會指向喜樂,那羔羊婚宴的喜樂。但我們的會眾需要知曉,在這世界上必有哀哭。不是屬於這世界的無望的哀哭。但同樣是真實的哀哭。我們必須為此做好准備。

最后,回首「愁苦的基督徒」原文,我絕未想到,這麼多年之后,我還會評論此文。似乎它成為許多人的幫助與鼓勵,我為此感恩。


这些年来,我的所有作品中,短文“愁苦的基督徒能唱些什么”带给我最多的惊喜。我只在一个下午,用45分钟写了这篇文章,肇因是被以前听到过、已忘记很久的、关于敬拜的肤浅评论所不忿、故此有感而发。然而,这篇讓本人不费吹灰之力的短文、卻让我收到了最多的正面回应和动人信件。它激起了各类基督徒的共鸣,尽管教会背景不同,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了解生活有其悲伤、忧愁、痛苦的一面,而这常常在教会里被忽略,甚至否认。

此文的目的在于,强调我在教会敬拜中看到的一个重大缺陷,一个无论在传统还是现代的敬拜形式中都显而易见的缺陷:哀歌语言的缺失。诗篇,圣经自己的赞美诗集,包含许多哀歌,反映了信徒在这堕落的世界生活的本相。然而,这些悲痛的哭声已经从赞美诗中全然消失了。因此,文章题目中的问题是完全真诚的:一个刚刚失去婴孩的母亲,一个刚刚失去妻子的丈夫,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孩子,当他们在主日来到教会时,你教会诗集里有什么诗歌,可以让他们真诚咏唱呢?我建议的答案是:诗篇,因为人们可以在其中找到圣灵启示的言语,让信徒向神表达他们最深的痛苦和悲哀。

放在今天,我的文章会有不同吗?本质上不会。唯一的变化可能是,我会放宽应用的范围,因为我相信,与我写作时相比,这个讨论对今天更重要了。当我研究当代教会全景时,让我震惊的是,即使全能恩典这伟大的福音信息现在也只着眼于青少年市场,因此用世俗权力、名人效应、以及对生活的肤浅理解来作为美学包装,这是幼稚和不成熟的标志。曾经(可惜不再是)专属于成功神学倡导者的东西,现在在主流福音派圈子里大行其道,全无批评讨论。当在某些领域里加尔文主义被看作浮华炫耀、大言不惭,这世界已彻底黑白颠倒了。

比起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现在也更了解死亡是多么真实,生命是多么短暂。写文章时,我想的是别人,而现在,我年齿渐长,深深清楚我和我爱的人也不能幸免。人年纪越大,就越了解痛失亲友的滋味,而他自己的死亡也越像个驱之不去的不速之客。作为父亲,当儿子第一次在赛跑中超过我时,我欢欣雀跃。但我对他体力增长的欣慰是转瞬即逝的,因为在接下来的年月里,我意识到这也意味着我的衰老。

这世界告诉我们,要尽可能抗拒这事实,通过健身、时尚甚至手术。但这世界是个恶意骗取我们信任的骗子,只说我们想听的。衰弱和死亡最终会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而牧师的职责正是帮助他自己和他的会众,为这不可避免的做好准备。因此,我相信空前重要的是,教会要在敬拜中拥抱软弱与悲哀。的确,我们瞻望着复活,但我们常常忘记,通往复活的路径必然无可避免地经过死亡。在我们的讲道中,祷告中,集体唱诗中,我们必须提醒会众,神的能力在我们的软弱中显得完全,并且,复活的能力体现在我们在死亡手中的全然软弱。

自写了那篇文章以来,我也更加意识到教会礼仪塑造基督徒会众思想的能力。我这里谈的不只是正式礼仪,如公祷书(The Book of Common Prayer)所载。我是指任何号称基督教的敬拜聚会的形式和内容。我们在聚会中所说所唱的会潜移默化、但强有力地影响我们对基督信仰的理解,进而影响我们对生活的总体认识。因此,强调力量与青春的美好 – 或者说力量与青春的敬拜礼仪 – 会带来许多问题。它排斥老年人,或者诱导他们认为自己并不老;它诱导年轻人以为他们是宇宙的中心,注定永生不死。礼仪应该准确反映在这堕落的世界里我们能期待些什么,并每周谆谆教诲,反复强调。这是一个重要方法,预备我们的会众能经受必然来临的苦难。

由此我又回到诗篇。的确,有些基督徒诗人,甚至偶尔有圣诗作者,捕捉到生活的黑暗色调。但没有人能比得上诗篇作者,以完美的诗韵凸现了人类经历的丰富与深度。以诗篇为日常饮食的教会,给会众提供了给养,能在这流泪谷真实生活。而不这样做的教会,则以剥夺信徒的真正宝藏为代价,去追求什么呢?关切度?还有什么比预备人们经受痛苦和死亡更切身相关的呢?我教会里有些人,生活极其艰辛,并且没有好转的前景。对他们我只能说:痛苦会临到我们每个人,但还有复活;聆听诗篇里真切动人、历历在目的哀歌,是如何被触手可及的未来希望所充满,并以此为你的鼓励:哭泣会在夜间萦绕,而这时的确痛彻心扉,但喜乐会随着清晨来临。

几年前,当我给教会的一对年轻夫妇证婚时,我在讲道里提到,所有人类的婚姻都始于喜乐,而终于悲哀。无论是离婚还是丧偶,人类的情绳爱索终将断裂。而基督与教会的婚姻,则始于悲哀,而终于喜乐爱恋的结合,永不分离。在敬拜中我们会指向喜乐,那羔羊婚宴的喜乐。但我们的会众需要知晓,在这世界上必有哀哭。不是属于这世界的无望的哀哭。但同样是真实的哀哭。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最后,回首“愁苦的基督徒”原文,我绝未想到,这么多年之后,我还会评论此文。似乎它成为许多人的帮助与鼓励,我为此感恩。

Translated by Sunny Jiang, Copyright 9Marks.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