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影响

Aimee Byrd

“你在开玩笑,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当我的丈夫从医院打电话,告诉我他得了阑尾炎而且正在安排紧急阑尾切除手术时,这是我说的最精彩的安慰他的话。自私的讲,我当时在想:他应该拖到下个月再得阑尾炎,因为这个时候出问题太荒谬了,我唯一的希望是他在跟我开玩笑。

那个冬天我们家祸不单行。开头是我得了非典型性肺炎。首先,我坚持了几个星期不去管它:因为每个人都依赖妈妈,妈妈是不能病倒的。所以我想吃几片退烧药压压就好了。与此同时还在做我最爱的饭菜,准备每个人的午餐。但当我的女儿也开始生病,我才知道撑不下去了,该是去看医生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和三个孩子在服用第一剂量的抗生素无效后,又找医生开了更强的抗生素,然后是喷雾剂,甚至经历急诊室的惊吓,还有一大堆学校的功课要补。期间,我尽力想办法找来有趣的手工让孩子们做,以此来消磨这段因生病而呆在家里的多余的时间。当剩下最后一个孩子快要恢复健康的时候,马特开始抱怨他的腹部有“不舒服的疼痛”。我想那是紧张压力没什么的, 决定再次回到正常的家庭生活,我开始烤巧克力饼干,让所有事儿都好起来。就在那个时候马特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得了阑尾炎,而我就给了他那个不太富有同情心的回应。

就在那时,我不得不打电话请来最厉害的武器: 我的妈妈。她迅速的到来就像黑手党电影和"猫和帽子"剧里的奇怪组合。在某种意义上,她就是“万能的”。 她一来就解决我所有的需要:我可以理所当然地把生病的孩子留给她看,拿出精力去照看老公,甚至从医院回到家轻松一下心情。妈妈很了解我和孩子们,她知道如何做一位母亲。她来的时候带了个大包,里面放了我最喜欢的咖啡,做鸡汤面的所有原料,一些阅读材料,陪我女儿在一起要用的东西,和她过夜要用的东西,我真搞不懂她是怎么可以如此神速地准备这么多这么全。

这件两年前发生的事对我的影响很大,母亲们是有影响力的人。我认为她们具有普遍的影响力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没有别人比我们的妈妈更了解我们。从我们发现我们有孩子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开始祈祷、 抚育、 学习和解决事情。

我们治疗擦伤的膝盖,看护受伤的自尊心,解决有时甚至无法控制的情况。我们安慰和鼓励。我们无条件地爱,但不是没有标准,我们尽自己所能地、在孩子成长的岁月里塑造他们,为他们进入成年做准备,直到他们离开家。妈妈们都知道,即使孩子们长大后离开家,这种爱也不会过期。

虽然这么多爱的行为的汇集、理所当然地赢得了我们具有影响力的地位,然而,我们有一个看不见的盼望与信念,帮助我们坚持不懈地爱下去,带领孩子们认识万能的主宰-耶稣基督。妈妈们深知我们需要依靠上帝的力量,因为我们的盼望和信心不是自己掌控世界的能力。母性的谦卑让我们能够了解软弱,我们所相信和盼望的是耶稣是主。我们的指望是那位成全我们的主。耶稣不是没有能力,虽然祂已经救赎我们,使我们成为圣洁,他却保证我们要背负十字架。

两年前接到我丈夫打来的电话后,我有点动摇了。我希望那是唯一的一次。但基督徒所得到的劝勉是:”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来 10:23)。妈妈们要鼓励并使孩子们定睛在耶稣基督身上。

当我经过漫长的夜晚从医院回到家,妈妈就是这样做的。虽然我们努力想做个可靠的人,作基督徒的母亲们却知道:孩子们永远不会满足於依靠我们。事实是,除了鸡汤面和一位保姆,我还需要更多。我需要被提醒:我在耶稣里的信心和盼望。

我当时看到的是:眼前生病的孩子、手术恢复中的丈夫、和不断变多的拖欠的家务。我当时可以感受的是:疲惫的身体和疲倦的双眼。还有妈妈。那一天,她所给我的,是我看不见的祝福。她让我想起我的盼望、我终极的福气:耶稣基督。然后,我才能够成为家人的祝福。我们现在虽然看到十字架,但终有一天,我们的信心会变成眼见;到那时,我们将在新天新地中、荣耀地与我们的主同在。

耶稣是主,不是母亲或环境。我们在耶稣里的信心和盼望,影响到我们如何处理日常生活、爱我们的家人、并因此而影响着周围的人。

Copyright,Ligonier.org (Translated by HZ)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