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生存所不能没有的教义

(简体)

我知道这是夏天假期的季节,但这里有一个小测验,只是一个填空问题。准备好了吗?基督论从本质上与_________的教义有紧密联系?

这句话是出自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1932年在柏林大学的讲学。那年过后,纳粹在德国上升到统治的权力。潘霍华被吊销教授神学的执照,最终在五个地下神学院其中一个担任董事,这些神学院供应服事德国认信教会,这个教会是站起来抗击德国路德教会,因为它已经接受并认可了纳粹党。

现在再回到我们的小测验。潘霍华的回答是: “基督论本身是与称义的教义紧密结合的”。这句话出自他关于二十世纪系统神学的演讲。在他最后一次被他题名为“讲道”的信息中,他一开始就用一个简单的,但又紧急和终极的问题, “我们该宣讲怎样的道? ”我们必须传扬基督,他宣称。宣讲基督无非意味着传讲福音。而传讲福音單單意味著宣讲称义的教义。

如同路德,潘霍华认为十字架是如何表示上帝向人類、以及其它得到救赎與称义的嘗試说“不”。十字架所狠狠關閉的,是任何試圖以功德來換取救恩和上帝恩典的門。十字架同时也是上帝对我们说“是”。基督通过他主动和被动的顺服,已经为我们取得了我们所不能得到的。基督忍受了上帝的忿怒,为罪的刑罰而死。基督以完全顺服的儿子成全了律法。在十字架上,基督不但废弃了亚当所行的一切,也成就了亚当所不能成就的。潘霍华说,“十字架的意义就在这里 ”,离开它我们便毫无指望。

在他对称义的讨论中,潘霍华继续阐述基督的“外在的义” 。这是改教家們们对抗罗马教會的关键概念之一。我们處於被动的地位,是因為神主动在我们身上動工。即便是我们的行为,用潘霍华的话来说,有信心 “是人类最深切的被动的表达。 ”我们可以在神面前称义,是因为基督的义归到我们身上。这是在我们之外的,在拉丁文中表达成是多余的。

为什么潘霍华在讲义中强调称义,归罪以及外在的义?因为,虽然在十六世纪它是路德宗的核心,路德派的教会却淘汰了这个教义。教会已出卖了其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不应该怀疑这点。外在之义的教义會冒犯人的本性。它告诉我们无法做到的事,我们缺乏能力。它还告诉我们更多其它的。它告诉我们,我们是有罪性的,除了上帝的忿怒(以弗所书2:1-3)不配得到任何东西。这样的信息在二十世纪的德国不受欢迎。

今天这也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信息,即使是那些自称是福音派的,却表达了对称义的教义在历史形成的不安,并且有些人断然地拒绝它。

在潘霍华的演讲结束时,他留给他的学生们最后一句话:

谁将会向我们展示路德!

我们可以把同样的问题提给在二十一世纪的福音派教会。路德看见整个改教的核心就是称义,它是教会的生存所不能没有的教义

copy right ligonier.org

———————————————–

(繁体)

我知道這是夏天假期的季節,但這裡有一個小測驗,隻是一個填空問題。准備好了嗎?基督論本質上與_________的教義有緊密聯系?

這句話是出自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1932年在柏林大學的講學。那年過后,納粹在德國上升到統治的權力。潘霍華被吊銷教授神學的執照,最終在五個地下神學院其中一個擔任董事,這些神學院供應服事德國認信教會,這個教會是站起來抗擊德國路德教會,因為它已經接受並認可了納粹黨。

現在再回到我們的小測驗。潘霍華的回答是: “基督論本身與稱義的教義有緊密關聯”。這句話出自他關於二十世紀系統神學的演講。在他最后一次被他題名為“講道”的信息中,他一開始就用一個簡單的,但又緊急和終極的問題, “我們該宣講怎樣的道? ”我們必須傳揚基督,他宣稱。宣講基督無非意味著傳講福音。而傳講福音單單意味著宣講稱義的教義。

如同路德,潘霍華認為十字架是如何表示上帝向人人類、以及其它得到救赎與称义的嘗試說“不”。十字架所狠狠關閉的,是任何試圖以功德來換取救恩和上帝恩典的門。十字架同時也是上帝對我們說“是”。通過他的主動和被動的順服,基督已經為我們取得了我們所不能得到的。基督忍受了上帝的憤怒,為罪的刑法而死,。基督以完全順服的兒子成全了律法。在十字架上,基督既廢棄了亞當所做的,並且做了亞當所不能做的。潘霍華說,“十字架的意義就在這裡 ”,離開它我們便毫無指望。

在他對稱義的討論中,潘霍華繼續闡述基督的“外在的義” 。這是改教家們們對抗羅馬教會的關鍵概念之一。我們處於被動的地位,是因為神主動在我們身上動工。即便是我們的行為,用潘霍華的話來說,有信心 “是人類最深切的被動的表達。 ”我們可以在神面前稱義,是因為基督的義歸到我們身上。這是在我們之外的,在拉丁文中表達成是多余的。

為什麼潘霍華在講義中強調稱義,歸罪以及外在的義?因為,雖然在十六世紀它是路德宗的核心,路德派的教會卻淘汰了這個教義。教會已出賣了其與生俱來的權利,我們不應該懷疑這點。外在的義的教義是冒犯人本性的。它告訴我們無法做到的事,我們缺乏能力。它還告訴我們更多其它的。它告訴我們,我們是有罪性的,除了上帝的憤怒(以弗所書2:1-3)不配得到任何東西。這樣的信息在二十世紀的德國不受歡迎。

今天這也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信息,即使是那些自稱是福音派的,卻表達了對稱義的教義在歷史形成的不安,並且有些人斷然地拒絕它。

在潘霍華的演講結束時,他留給他的學生們最后一句話:

誰將會向我們展示路德!

我們可以把同樣的問題提給在二十一世紀的福音派教會。路德看見整個改教的核心就是稱義,它是教會的生存所不能沒有的教義。

Copyright ligonier.org

對「教会生存所不能没有的教义」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