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里,我們的苦難絕不落空

 -R.C. Sproul (史普羅)

耶穌為我們受苦。然而,祂也呼召我們與祂同受苦難。雖然只有在祂身上,以賽亞的預言才能完全應驗,但這一使命同樣適用於我們。與基督一同受苦、既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特權。

從使徒保羅的著作中,我們發現這種看法的一個神秘的引用:『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並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1:24)。保羅在這裡宣稱,他在痛苦中感到歡樂。當然,他不是指自己喜歡痛苦和苦難。相反,他喜樂的原因是因為他發現了苦難的意義。他說自己補滿了『基督患難的缺欠』。

從表面上看,保羅給了我們一個驚人的解釋。基督的患難怎麼可能、居然有所缺乏?難道基督只有完成他一半的救贖工作,把剩下的留給保羅來完成?還是當耶穌從十字架上哭喊說『成了』的時候,他是用誇張的語氣?究竟基督的患難還有怎樣的缺乏?

單就耶穌苦難的價值而言,任何把它當做有缺乏的建議都是在褻瀆神。祂所獻的贖罪祭,給我們帶來無窮的益處。沒有任何其他事物可以讓他完全的順服加添什麼,使之更加完全。因為沒有比完全更加完全的事物。既然是絕對完全的獻祭,就不能有所加添。

耶穌受難所成就的、足以彌補所有人曾經或將要犯的罪。他的受死既然是一次獻上就得以完全的贖罪祭,所以絕對不需要重複(來10:10)。舊約的獻祭之所以重複,正是因為它們只是那真實有效獻祭的不完美的影子(來10:1)。

當羅馬天主教藉著保羅在歌羅西書1章24節的經文,來支持它所謂『功德庫』的理念時,這絕非偶然。因為所謂的聖徒功德,目的正是要加在基督功德之上,來彌補罪人的不足之處。而這一教義卻是新教改革龍捲風的風眼。正是這種對基督苦難的充分性和完全性的蠶食,導致馬丁路德提出他的抗議。

雖然我們竭力否認羅馬天主教對這段經文的解釋,然而我們人要面對這個問題。如果保羅的苦難並沒有為基督的苦難加添了什麼功德,那到底保羅所說的補滿是指什麼?

要回答這個棘手的問題,我們必須注意的是,新約中廣泛呼籲信徒來與基督一同降卑并擔當羞辱,我們的受洗意味著我們是與耶穌一同埋葬。保羅多次指出:除非我們願意在耶穌的羞辱和降卑中有份,否則我們將無法與祂一同作王(見提後2:11-12)。

保羅感到歡樂的是,他所受的苦對教會有好處。教會蒙召是要效法基督,也就是所謂的『苦難之路』。就教會而言,保羅最喜歡將她比喻為人的身體。教會被稱為基督的身體。從某種意義上說,稱教會為『道成肉身的延續』是正確的。教會的確是基督在地上的奧秘的身體。

基督與教會密不可分的聯繫,表現在當他在大馬色路上第一次呼召保羅時,耶穌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徒9:4)。掃羅不是在逼迫耶穌,因為耶穌已經升天,已經脫離掃羅的攻擊範圍。可是,掃羅當時正忙著迫害基督徒。當耶穌這樣表示時,他要說的是與教會親密無間的關係,因為任何對教會-祂的身體—的攻擊,在耶穌看來,都是對自己的人身攻擊。

教會不是基督。基督是完美的,教會卻不完美。基督是救主,教會則是蒙恩得贖的罪人群體。然而,教會屬於基督,因為她乃是被基督救贖回來的。教會是基督的新婦,並且有基督住在其中。

鑑於這種不可分割的關係,教會也有份於基督的苦難。但是,這種參與卻無法在基督的功德上加添什麼。基督徒的苦難可能使其他人受益,但他們不可能有贖罪的功用。我不能彌補(補償)任何人的罪,甚至是我自己的罪。然而,我的苦難可能對其他人帶啦很多益處。而受苦本身也可以為那一位真正承受贖罪之苦的耶穌作見證。

在新約聖經中,『見證人』一詞、martus,是英文單詞『殉道者』(烈士,martyr)的字根。那些為基督的緣故受苦和死亡的人,之所以被稱為烈士,乃是因為他們藉著苦難而為基督作了見證。

耶穌患難的缺乏是指神呼召祂的百姓所以堅持忍受的苦難。每一代屬神的人,都蒙神呼召來受苦。同樣,這種患難不是要補足基督功德的任何缺陷,而是要成全神在我們身上所命定的,就是為帝那完全、無瑕疵的、受苦的僕人作見證。

知道這些,有什麼實際意義呢?我的父親,在遭受一系列給他帶來極大痛苦的腦出血後,最終離世。我敢肯定,當他在很痛苦的時候,一定問過上帝:『為什麼?』表面上看起來,他的痛苦似乎毫無益處;甚至可以說,他的痛苦沒有任何好的緣由。

當然,我必須非常小心。因為我不認為父親的痛苦是以任何方式來贖我的罪。我也不認為我能夠說自己讀懂了神的心意,以至於完全了解父親受苦的終極原因。然而我知道:我父親的患難對我的生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正是通過父親的死,我被帶到基督面前。我當然不是說,我的父親蒙召受苦和死亡的最終目的,是讓我可以成為一個基督徒,因為我不知道上帝在這件事中全權的目的。但我知道,神使用父親的苦難來帶給我某種方式的救贖。父親的痛苦鞭策我投向那受苦之救主的懷抱。

我們既然是基督的跟隨者,就會跟隨祂到客西馬尼園,我們跟著祂進入審判大廳,我們也同祂一起走上苦難之路(Via Dolorosa),我們跟隨祂直到死地。但是,福音所宣告的、是我們也要跟著祂進入天堂的門口。我們既然和祂一同受苦,我們也應與祂一同復活。我們若與祂同受羞辱,我們也將與他一同被神高升。

因著基督,我們的患難絕非一無是處。這是神偉大計劃中的一部分,祂乃是要通過苦難的道路贖回整個世界。

摘自《出人意料的苦難Copyright Ligonier.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