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件你可能不知道的關於司布真的事跡

聖經提醒我們,「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13:7)

今天,2013年1月31日,是歷史上偉大的傳道人司布真離開人世121周年。在記念他時,我給大家帶來的32件你可能不知道的關於司布真的事跡。(English

  1. 一名婦女通過閱讀司布真講道筆記而得救,這份講章包在她購買的黃油上。
  2. 司布真在6歲就讀了「天路歷程」,之後閱讀超過100次。
  3. 新公園街的講壇和大都會幕講壇收集的司布真講道,載滿有63卷。 20~25萬字的講章等於第九版的大英百科全書的27卷。該系列是世界上由一位作者縮寫的最大的書卷
  4. 司布真的母親有17個孩子,其中9人在嬰兒期就死了。
  5. 當司布真只有10歲,一位來訪的傳教士,理查德里爾,說,年輕的司布真有一天會向幾千人傳福音,並會在羅蘭·希爾的教堂-倫敦最大的異議教堂-講道。他的話得到了應驗。
  6. 司布真錯過考上大學的機會,因為一個婢女無意中帶他到錯誤的房間等待面試,錯過了校長的考核。 (後來,他決定不重新申請入學的時候,他相信神對他說:“你自己想要變得更加偉大嗎?不要再追求這些!”)
  7. 司布真個人的書庫有12000卷,1000卷印於1700年以前。 (在他的圖書收藏被拍賣的時還有5103卷,現被安置在美國中西部浸信會神學院)。
  8. 司布真在他20歲之前,已經講道超過600次。
  9. 司布真的聽眾有英國首相Gladstone,王室成員,國會議員,以及作家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南丁格爾,和稍後的美國總統詹姆斯·加菲爾德。
  10. 新公園街教堂邀請司布真來,有6個月的試用期,但司布真要求僅3個月,因為「會眾可能不會要我,我不希望成為一個障礙。」
  11. 1854年,當司布真到達新公園街教會時,有232名成員。他作牧師38年後,這一數字已上升至5,311。 (在司布真任期,共有14,460人加入教會。)他的教會當時是在世界上最大的獨立派教會。
  12. 司布真通常每週讀6本書,甚至幾年後能記得他讀的內容和地方。
  13. 司布真在沒有麥克風或任何機械擴音器的情況下,向23,654會眾講道。
  14. 司布真創建一個牧師大學,在他一生中培訓了近900名學生。這所大學一直延續到今天。
  15. 1865年,司布真的講道每星期賣出25000份。他們被翻譯成超過20種語言。
  16. 司布真有至少3部作品(包括大都會教會的講壇系列)已售出超過100萬份。其中的一部:「唯獨恩典」,是由慕迪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書,至今仍是其賣得最好的暢銷書。
  17. 據估計,司布真在他一生中,向1000萬人傳福音。
  18. 司布真曾經說過,他在講道同時,心中篩選過8套思路。
  19. 在廣袤的農業廳的試聲 時,司布真喊道:「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當時聽到這句話的一名高椽建設工人,因此而成為基督徒。
  20. 蘇珊·湯普森,司布真妻子,33歲生病後,就很少參加她丈夫的崇拜。
  21. 司布真花20年時間研究詩篇這卷書,後撰寫他的註釋書:「大衛的寶藏」。
  22. 司布真堅持認為,他的新大樓-大都會應採用古希臘建築,因為新約是用希臘文寫成的。這一決定極大影響了後來遍布世界各地的教會建築。
  23. 司布真週日上午講道的主題通常直到週六晚上才定下來。
  24. 一篇信息,司布真通常帶到講台上的筆記不超過1頁,但他說話的速度達每分鐘140字,一直講40分鐘左右。
  25. 司布真唯一穿牧師袍的一次是在他訪問日內瓦時,當他站在加爾文的講台上宣講時。
  26. 司布真常接受許多講道的邀請,經常 一個星期內講道達10之多。
  27. 司布真時常與戴德生(著名的到中國的宣教士),並喬治·穆勒(孤兒院的創辦人)會晤。
  28. 司布真有兩個雙胞胎兒子,都成為傳道人。托馬斯繼承了他父親作為大都會教會的牧師,小查爾斯則負責他父親創辦的孤兒院。
  29. 司布真的妻子,蘇珊娜,稱他為Tirshatha(波斯帝國的猶太州長),意為“閣下”。
  30. 司布真經常一天工作18個小時。著名的探險家和傳教士戴維·利文斯通曾經問他,「你如何能在一天內做兩個人的工作?」司布真說:「你已經忘了實際上有兩個我。」
  31. 司布真的講章中是如此強烈反對奴隸制,以至於美國出版商開始刪去他信息中這方面的言語。
  32. 司布真偶爾會請求他的會眾不要參加下週日的崇拜,因為這樣可以讓新人有機會找到座位。1879年有一次崇 拜,當常聚集的會友離開後,在外面等候的新人馬上就坐滿了教會。

十二個普通人

如果給你機會創業,讓你選擇團隊的話,你會找怎樣的人?一定是從CEO,CTO, COO, CFO開始。這都是世界的管理理念、投資方式,可是,這不是神的辦事方法,更不是主耶穌建立祂的核心團隊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