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的失敗

by Tim Challies

我发现:人们很难理解上瘾和上瘾给人带来的捆绑。我们总觉得:克服上瘾应该非常简单,特别是对基督徒来说:与其做这事,下次干脆不做这事。与其打开瓶子,不如把它关紧。与其去买毒品,不如买些杂货。与其输入那个网站名,不如去一个不同的网站。与其穿过赌场的大门,不如选择离赌场远些。只是、事情若仅仅是如此简单,那就好了。

如此简单地对付上瘾是误解了它的本质。我最近提到多宁顿(Kent Dunnington)的《成瘾和德性》,毫无困难地成为了一本及其引人入胜的书。在这本书中,他告诉我们,为什麽成瘾问题远远不仅是做错误的选择而不做对或好的选择。上瘾者不是简单地满足需要或是陋习难改,尽管其中也包括这些因素。上瘾者实际上是在追求美好的生活,并相信它可以通过上瘾而得到。多宁顿是这样说的: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而且我们也不会倾向於认为,上瘾者是在积极和热情地参与对美好的生活的追求。我们通常倾向的看法是:他们若不是游戏的出局者,就是那些在积极摧残自己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始终坚持:上瘾行为、比几乎任何其他类型的人的行为,更能告诉我们什麽是人内心最深的渴望。

上瘾者都表达了一个普遍的愿望,但他们做起来的方式比其他大多数人更“不顾一切”。如果说大多数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方式是叁心两意的,上瘾者则是全付出击地去追求。

成瘾可能会被理解为欣喜若狂般中毒的追求。上瘾的人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不足以实现完美的幸福,谋求成迷於一种消费性的体验,渴望成为体验的对象,而不是体验的主体,渴望遭受幸福,而非去制造幸福。

“欣喜若狂般的中毒”,这就是成瘾者的愿望,无论中毒是否通过一种物质或是一种经验,是通过毒品或是性体验的热潮。不管它是什麽,成瘾者渴望这种消费性的体验,并说服自己可以在药物,酒精,赌博或色情内容中寻找到。这样让我们看到,成瘾其实是一种敬拜的失败。

上瘾之所以是瘾,是因为瘾本身用所谓完美的幸福来欺骗我们;最後我们反被它奴役,活在瘾带给我们那失真的完美或幸福中。当我们认识到瘾本身其实是一种山寨版的仁慈美善,就更容易理解瘾对人束缚的深度和强度。因此上瘾可以描述为一种失败的敬拜,也是偶像崇拜的一种强烈表达:因为上瘾者在暂时层面上追求那种只能与超越之上帝所发生的相交。上瘾的狡黠与魅力,其实刚好带我们惊人的看到,上瘾想要实现(模仿)的,是正确的崇拜才能实现的。这样的显示表明,上瘾可以最恰当地被描述为一个人通过奋斗,努力的自我实现,要达到完整的自我喜悦的欣喜若狂,而这些只有通过与神正确的关系被得到。

成瘾就是敬拜,是一个失败的尝试,它试图在物质或经历中找到只能在神里面找到的东西。你怎麽能看见敬拜的踪迹?可以通过它在个人经历中的陶醉中发现。

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借口这一事实,说明上瘾者已经必须把他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纳入自己的节奏和理念。因此对於一个酗酒者来说,没有酒精的日子意味著好时光是空洞的,没有酒精的情况下困苦是无法忍受的,有了酒寂寞变得不再寂寞,爱的滋味是在酒精中来品味的,而成功只能用佳醇来庆祝,也只有酒精使人免受拒绝的伤害等等。要成为一个酒鬼,就是与酒精进入这样的关系,就是只有美酒相伴,生命才有意义。 上瘾将最普通的生活变成有意义的交易。

你看到了吗?圣经要求我们把对神敬拜融入所有生命的节奏和理念。没有神的时候苦难是无法承受的,而当我们与神紧密同行时,即使孤独也不觉得寂寞,爱的关系是让神来成为媒介,并籍著对神的爱得到提升,最好庆祝成功的方式是将感谢归给神,与神的关系使我们免受拒绝,等等。成为一个神的敬拜者,就是进入与神这样的一种关系,当有神伴随的时候,一切生命才有意义。

吸毒者不仅是深深陷於根深蒂固的习惯和身体的欲望,而且在寻求敬拜带来的狂喜。它的问题不在於对敬拜的渴望–我们受造就是敬拜者,问题是:敬拜的對象是偶像。上瘾者在其它-任何-地方寻找,而我们只能在上帝那里找得到。上瘾者最大的失败是敬拜的失败。


我發現:人們很難理解上癮和上癮給人帶來的捆綁。我們總覺得:克服上癮應該非常簡單,特別是對基督徒來說:與其做這事,下次干脆不做這事。與其打開瓶子,不如把它關緊。與其去買毒品,不如買些雜貨。與其輸入那個網站名,不如去一個不同的網站。與其穿過賭場的大門,不如選擇離賭場遠些。只是、事情若僅僅是如此簡單,那就好了。

如此簡單地對付上癮是誤解了它的本質。我最近提到多寧頓(Kent Dunnington)的《成癮和德性》,毫無困難地成為一本及其引人入勝的書。在這本書中,他告訴我們,為什麼成癮問題遠遠不僅是做錯誤的選擇而不做對或好的選擇。上癮者不是簡單地滿足需要或是陋習難改,盡管其中也包括這些因素。上癮者實際上是在追求美好的生活,並相信它可以通過上癮而得到。多寧頓是這樣說的:

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而且我們也不會傾向於認為,上癮者是在積極和熱情地參與對美好的生活的追求。我們通常傾向的看法是:他們若不是游戲的出局者,就是那些在積極摧殘自己的人。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始終堅持:上癮行為、比幾乎任何其他類型的人的行為,更能告訴我們什麼是人內心最深的渴望。

上癮者都表達了一個普遍的願望,但他們做起來的方式比其他大多數人更“不顧一切”。如果說大多數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方式是三心兩意的,上癮者則是全付出擊地去追求。

成癮可能會被理解為欣喜若狂般中毒的追求。上癮的人認識到自己的渺小,不足以實現完美的幸福,謀求成迷於一種消費性的體驗,渴望成為體驗的對象,而不是體驗的主體,渴望遭受幸福,而非去制造幸福。

“欣喜若狂般的中毒”,這就是成癮者的願望,無論中毒是否通過一種物質或是一種經驗,是通過毒品或是性體驗的熱潮。不管它是什麼,成癮者渴望這種消費性的體驗,並說服自己可以在藥物,酒精,賭博或色情內容中尋找到。這樣讓我們看到,成癮其實是一種敬拜的失敗。

上癮之所以是癮,是因為癮本身用所謂完美的幸福來欺騙我們;最後我們反被它奴役,活在癮帶給我們那失真的完美或幸福中。當我們認識到癮本身其實是一種山寨版的仁慈美善,就更容易理解癮對人束縛的深度和強度。因此上癮可以描述為一種失敗的敬拜,也是偶像崇拜的一種強烈表達:因為上癮者在暫時層面上追求那種只能與超越之上帝所發生的相交。上癮的狡黠與魅力,其實剛好帶我們驚人的看到,上癮想要實現(模仿)的,是正確的崇拜才能實現的。這樣的顯示表明,上癮可以最恰當地被描述為一個人通過奮斗,努力的自我實現,要達到完整的自我喜悅的欣喜若狂,而這些隻有通過與神正確的關系被得到。

成癮就是敬拜,是一個失敗的嘗試,它試圖在物質或經歷中找到隻能在神裡面找到的東西。你怎麼能看見敬拜的蹤跡?可以通過它在個人經歷中的陶醉中發現。

任何東西都可以当作借口這一事實,說明上癮者已經必須把他個人生活的各個方面納入自己的節奏和理念。因此對於一個酗酒者來說,沒有酒精的日子意味著好時光是空洞的,沒有酒精的情況下困苦是無法忍受的,有了酒寂寞變得不再寂寞,愛的滋味是在酒精中來品味的,而成功隻能用佳醇來慶祝,也隻有酒精使人免受拒絕的傷害等等。要成為一個酒鬼,就是與酒精進入這樣的關系,就是隻有美酒相伴,生命才有意義。 上癮將最普通的生活變成有意義的交易。

你看到了嗎?聖經要求我們把對神敬拜融入所有生命的節奏和理念。在沒有神的時候苦難是無法承受的,而當我們與神緊密同行時,即使孤獨也不覺得寂寞,愛的關係是讓神來成為媒介,並籍著對神的愛得到提升,最好的慶祝成功的方式是將感謝歸給神,與神的關係使我們免受拒絕,等等。成為一個神的敬拜者,就是進入與神這樣的一種關係,當有神伴隨的時候,一切生命才有意義。

吸毒者不僅是深深陷於根深蒂固的習慣和身體的欲望,而且在尋求敬拜帶來的狂喜。它的問題不在於對敬拜的渴望–我們受造就是敬拜者,問題是敬拜的對象是偶像。上癮者在其它-任何-地方尋找,而我們只能在上帝那裡找得到。上癮者最大的失敗是敬拜的失敗。

Translated by Tony Wang, Copyright by Tim Challi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