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朝見神

Tony Reinke

當使徒保羅說,一個人必須先學會管理自己的家,然後他才可以治理一個教會時;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管理教會很像管理家。而這就表示作一個父親就像作一位牧師(提前3:4~5)。

我相信這一點。

就像牧師帶領教會,丈夫的天召是在許多不同的方向上帶領他的家庭:將他的家更深帶進福音之中、抵制世俗潮流的侵襲、推動家人有更多朝見神的喜樂、以及深深播下感恩的種子。牧養兒女是需要父母許多注意力的辛勤工作,而這件事從來就是如此。

以色列在剛剛從埃及被神戲劇性地救出來之後,申命記6章就給我們勾畫了一個古老(但依舊相關)適用今天父親們的模型: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

對母親而言,這些命令同樣適用。但我今天的重點是:這段經文如何塑造我們作父親的天召(弗6:4)。儘管我們今天與申命記成書的時代、地理和文化有相當的距離,聖經真理仍然適用與一個作父親的人。父親們有從神而來的天召,將神的話深深植入兒女的生命中,這是一個榮耀的託付。這項工作需要我們調整自己所有的作息(早餐和睡覺)、所處的情境(活動和不活動時)、以及所在的地方(或出或入)。在與家人相處的任何一個時刻,父親都蒙神所召、幫助兒女們將注意力轉向神自己。

作為三個孩子(12、8、6歲)的父親,這是我自己仍舊努力學習的功課。當我試圖帶領家人來親近神時,下面是一些我一路走來所學習到的寶貴經驗教訓。

一、父親帶領家庭靈修…到耶穌面前

有些父親會把家庭靈修作為一個禮儀,選擇某種特別的風格和樣式,包括讀經、短講、並以聖詩結束,而其他爸爸們則採取更加非正式的方法。我比較喜歡有架構的模式,但多年下來,那些給我們帶來最大影響的家庭靈修,似乎發生在「我的計劃」因意外而未能照常履行之時。

比如2014年總統日。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晚上。我們一家人飯後徘徊在餐桌邊(看著桌子上的櫻桃餡餅流口水)。貼在牆上的,是一些用谷歌搜索并打印出來的總統畫像。我以禱告開始,為美國總統的交替而感恩,也為我們現任總統禱告。當大家放下空盤子後,我拿起聖經,開始按照我精心策劃的靈修材料學習。我解釋說:政府機構(比如總統)是神所賜的,為的是要祝福我們。我接著讀提多書3章1節和彼得前書2章13至17節。

到這時,一切都很順利。

接下來,我翻到羅馬書13章1至7節,解釋民事懲罰的功用以及它給我們的安全提供保障。這時候就開始出狀況了。顯然,我試圖以奇蹟漫畫的方式來解讀聖經,所以我說:「當權者不是要恐嚇好行為,而是針對壞事….因為他是神的僕人,為了你的好處。但是,如果你做錯了,就當害怕。因為他佩劍不是在做做樣子。他是神的僕人,針對作惡的人、代表上帝作『復仇者』」(ESV)『復仇者』一詞,一下子跳入我那(到目前為止)對靈修只有一點點興趣的6歲兒子的耳中。『復仇者!』他用自己喜愛的語言來重複(并穿著鋼鐵人圖像的睡衣)。到了這時,我雖然可以笑一下、點點頭、繼續讀,但我覺得有必要停下來,沿著突如其來的彎路走下去。

這裡面的確有一種關聯。『復仇者』是虛擬的動漫人物,表達了上帝所命定的對司法公正和社會秩序的維護。藉著對其中每個人物短暫的分析—鋼鐵俠、美國隊長、綠巨人、雷神托爾,我們思考這些英雄們在正義之戰爭中的作用。當然,那次討論十分熱鬧并有趣。但我知道,我必須把對這個正在展開的熱忱收攏并轉到基督身上。於是我問道:『最後,誰是真正的復仇者?』然後我看到一群困惑的表情。『你們知道的,』我又問一次:『誰是終極的大復仇者?』他們慢慢開始明白,靈修就開始轉向,開始指向基督的再來—終極復仇者的再臨,因為他必將會從天而來,帶來宇宙性的和平與秩序。我根本沒想在總統日晚飯后談論基督的再來,但討論剛好就這樣發生了。我們撇開總統、耽誤甜點,直​接來到耶穌那裡。

父親們,帶領家庭靈修是我們的天召,帶領全家以基督為中心的靈修是我們最終的目的。如果說我有什麼餐桌上的禮儀,那就應當是這樣:以讀聖經開始,以耶穌為結束,而兩者中間所發生的,往往出人意料並且滿有榮光。

二、父親以身作則、活出與生命之主的真實關係

申命記第六章所說的原則,先是針對父親,然後才是針對兒女。神是特別這樣安排的。上帝的命令是先說「好叫你[父親]一生敬畏耶和華你的神」,然後接著才提到「你子子孫孫」(申6:2)。然後重複這一要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申6:6)。父親先要從神領受福音的恩典,然後他才能成為福音之恩傳給兒女的管道。

父親們不應被樹立成道德完美的楷模,而應當是聖潔(他們盡力去做)生活的榜樣,他們也應活出悔改和悔罪的(在最壞的情況)的樣式。我的兒女們一直在觀察我,看我如何應對苦難和逆境,以及如何對待成功和得勝。上帝的設計是:我的生命可以傳承給兒女們。

三、父親以身作則、活出以神為樂的樣式

如果從兒女們的角度來看,我所謂的順服似乎包含粗暴、嚴厲、和冷漠的話,那我就是為神在撒謊。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快樂主義者,我相信,當我以神為最大的喜樂時,也是神最能得到榮耀的時候。這正是我想要留給兒女們的遺產。兒子,當你以神為最深的喜樂時,神就得到最大的榮耀。女兒,當你以神為最深的喜樂時,神就得到最大的榮耀。

這個目標的達成—影響我在家中身為領袖所做的一切決策,而這絕不誇張,因為如果作父親與作牧師相似,就意味著我是否成功扮演父親的角色,其關鍵是我是否有喜樂地帶領全家(林後1:24)。父親首先自己蒙召成為信心的表率,就是在萬事上擁抱神。用申命記6章的話說,神呼召我盡心盡性盡力地去愛祂。這遠超過作出正確的道德選擇,我還必須活出喜樂—就是一種浩蕩、充滿內心、讓心靈飽足的對上帝的喜悅,並且滲透到每一天的生活之中。

父親們,如果我們用很差的態度來履行責任,就不能做好的表率。約翰派博(五個孩子的父親)在提到如何教養年幼的兒女時,說道:「兒女們需要看到一個很開心的父親—就是以神為樂、與家人一起快樂的父親。當然,還包括快樂地在教會敬拜、快樂地作家庭靈修。如果爸爸表現得鬱悶、無聊、心不在焉,他實際上無形中在說:『認識神就應當如此』。」

而這種態度、是完全不真實的。

四、爸爸帶領全家、每日與福音的元敘事接軌

當喜樂成為家中的主旋律時,我們就不能簡單地把十誡當作是順服的功課來教導。順服本來的設計,來自神主動地拯救,正如申命記六章那幅美妙的畫面所表達的,是兒子將頭轉向父親、聆聽他的教誨:

日後,你的兒子問你說:『耶和華─我們神吩咐你們的這些法度、律例、典章是甚麼意思呢?』 你就告訴你的兒子說:『我們在埃及作過法老的奴僕;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在我們眼前,將重大可怕的神蹟奇事施行在埃及地和法老並他全家的身上,將我們從那裡領出來,要領我們進入他向我們列祖起誓應許之地,把這地賜給我們。耶和華又吩咐我們遵行這一切律例,要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使我們常得好處,蒙他保全我們的生命,像今日一樣。

對年幼的兒女們來說,有一段時間,只需學習分辨「是」與「不」,就是順服與不順服。不順服會導致負面的後果,而順服則帶來積極的影響。這個階段需要的是訓練輪的輔助;靠著神的恩典,當兒女們長大、開始明白基督的救贖故事後,就需要有更強大、以福音為中心的順服。

而這恰恰指出了父親們要面臨的壓力之一。我們蒙召、是要同時教導孩子們兩個真理。首先,任何罪人都無法用他(或她)最好的順服(無論是內心還是行為)去賺取上帝的青睞。唯一蒙神悅納的功勞是:耶穌基督所成就的功德;也只有當我們憑信心來擁抱基督時,才能應用在我們的身上(腓3:2-11)。其次,我們如果持續悖逆神,就不能說自己真正信靠這位榮耀的耶穌(約14:15,約一2:1-6)。在我們對兒女的培訓中,這兩點都是必不可少的(我會在後面、更多地討論第二點)。

在這裡我想說的其實很簡單、但卻非常重要。福音的信息是救贖性的、囊括所有時間和歷史的終極敘事,福音的信息重新定義了我們存在的價值。福音的信息是超自然的拯救大事,讓耶穌得榮耀,並為成熟的順服提供了必要的上下文。父親們,我們的光榮使命、就是每天與我們的家人一起來向耶穌和這個超然的敘事看齊。

五、父親訓練兒女們的道德觀

根據基督的受死和復活(指示性的)這一事實,我們可以找到順服神(命令性的)的背景、意義、以及能力。這樣,一旦兒女們不再有道德訓練的輔助輪時,超然敘事的福音會繼續幫助他們持守平衡。

隨著兒女們的成長,他們會發現越來越多的時候,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故此,不順服行為沒有馬上遭遇直接的後果。就拿學校為例,作為一個家庭,多年來我們把三個孩子送到過公立學校、私立學校、家庭學校和大眾學院。雖然每一種教育機構都有自己特定的優勢,然而對每個孩子來說,每個機構也都有它特別的弱點和誘惑。一個在私立學校中很想自我提高和與別人作不好比較的小孩,可能容易在家庭學校的環境中懶惰。而一個傾向在公立學校取悅於人的孩子,同樣可以在私立學校容易感到驕傲和高舉精英主義。

無論在何種情況下,當兒女們在這個世界上蒙召顯明他們的身份時,神也呼召父親們好好預備兒女們對神的順服,就是從福音而來的順服。出於基督對我們那自我犧牲的愛,神呼召我們的兒女們進入世界、向同學們和老師們展現真愛。當我們教導兒女們為其他孩子們禱告時,也正幫助他們來認識自己的驕傲和自我中心。通過基督的作為,聖靈給我們一種激進、無私的道德能力。藉着父親所提出的充滿希望的道德願景,聖靈必會帶來實現這願景所必需的能力。

六、父親活出以神為中心而感恩的表率

家庭所能領受到的一切福氣—房子、食物、體育、電影之夜、家中的晚餐、出外用餐、甚至生命和健康本身—都來自那位維繫并供應我們所享有之一切的全能上帝。

我們飯前作謝飯禱告,不單是因為我們發現每天為食物向上帝感恩(提摩太前書4:1-5)是合乎聖經模式。而是知道食品不會出像變魔術一樣出現。桌子上飯食的背後,出自那些神所呼召並應用他們恩賜的男人和女人,就是我們往往不知道姓名的人。我希望我的兒女,在享受餐桌上的麵包以前,知道這些。就是有一個農場的男孩,看到父親在農場耕耘,覺得自己也想種地,所以就在土地上勞碌,種植和收穫小麥。然後小麥被神所呼召的人開卡車托運到加工廠,接著被交給一家麵包店,店裡的男女工人也蒙神差派和使用,熟練地造出麵包來。接著,另一輛卡車把它送到我們附近的店鋪;到了晚上,有店員在把它放在貨架上,然後由收銀員向媽媽收賬,而完成麵包的買賣;然後在吃晚飯時,我們才有麵包在桌子上。為什麼呢?因為神命定一系列的男人女人—就是那些神所精心塑造和交織在一起的生命,達成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我們提供日用的飲食。

財富不能製造麵包,人才能。在簡單的供應背後,是那位全權的神,祂使用所建立的、複雜的商業鏈,讓我們家的桌子上有麵包,而我們又舉起食物來敬拜神,因為祂是奇妙地策劃所有這些細節的神、並且要祝福我們。

結論

這些只是我在生命中摸索出的如何在家中帶領的一些想法。如果我聽起來像一個做得很好的父親,那只是因為空間(也許驕傲)不允許從我寫下自己明顯的錯誤和不一致的地方。作為一個父親來成長、是聖靈恩典的果實,讓我從失敗中汲取教訓。作為父親,我若學到任何東西的話:那就是申命記6章的呼召對我一個人來說太偉大了。我需要一位神、一個救主、一個教會,我也需要一位妻子來養育兒女,使他們有一個榮耀的傳承:當他們以神為最大的喜樂之時,神也在他們身上得到了最高的榮耀。


当使徒保罗说,一个人必须先学会管理自己的家,然後他才可以治理一个教会时;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管理教会很像管理家。而这就表示作一个父亲就像作一位牧师(提前3:4~5)。

我相信这一点。

就像牧师带领教会,丈夫的天召是在许多不同的方向上带领他的家庭:将他的家更深带进福音之中、抵制世俗潮流的侵袭、推动家人有更多朝见神的喜乐、以及深深播下感恩的种子。牧养儿女是需要父母许多注意力的辛勤工作,而这件事从来就是如此。

以色列在刚刚从埃及被神戏剧性地救出来之後,申命记6章就给我们勾画了一个古老(但依旧相关)适用今天父亲们的模型: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繫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

对母亲而言,这些命令同样适用。但我今天的重点是:这段经文如何塑造我们作父亲的天召(弗6:4)。儘管我们今天与申命记成书的时代、地理和文化有相当的距离,圣经真理仍然适用与一个作父亲的人。父亲们有从神而来的天召,将神的话深深植入儿女的生命中,这是一个荣耀的託付。这项工作需要我们调整自己所有的作息(早餐和睡觉)、所处的情境(活动和不活动时)、以及所在的地方(或出或入)。在与家人相处的任何一个时刻,父亲都蒙神所召、帮助儿女们将注意力转向神自己。

作为叁个孩子(12、8、6岁)的父亲,这是我自己仍旧努力学习的功课。当我试图带领家人来亲近神时,下面是一些我一路走来所学习到的宝贵经验教训。

一、父亲带领家庭灵修…到耶稣面前

有些父亲会把家庭灵修作为一个礼仪,选择某种特别的风格和样式,包括读经、短讲、并以圣诗结束,而其他爸爸们则采取更加非正式的方法。我比较喜欢有架构的模式,但多年下来,那些给我们带来最大影响的家庭灵修,似乎发生在「我的计划」因意外而未能照常履行之时。

比如2014年总统日。那是一个星期一的晚上。我们一家人饭後徘徊在餐桌边(看著桌子上的樱桃馅饼流口水)。贴在墙上的,是一些用谷歌搜索并打印出来的总统画像。我以祷告开始,为美国总统的交替而感恩,也为我们现任总统祷告。当大家放下空盘子後,我拿起圣经,开始按照我精心策划的灵修材料学习。我解释说:政府机构(比如总统)是神所赐的,为的是要祝福我们。我接著读提多书3章1节和彼得前书2章13至17节。

到这时,一切都很顺利。

接下来,我翻到罗马书13章1至7节,解释民事惩罚的功用以及它给我们的安全提供保障。这时候就开始出状况了。显然,我试图以奇蹟漫画的方式来解读圣经,所以我说:「当权者不是要恐吓好行为,而是针对坏事….因为他是神的僕人,为了你的好处。但是,如果你做错了,就当害怕。因为他佩剑不是在做做样子。他是神的僕人,针对作恶的人、代表上帝作『复仇者』」(ESV)『复仇者』一词,一下子跳入我那(到目前为止)对灵修只有一点点兴趣的6岁儿子的耳中。『复仇者!』他用自己喜爱的语言来重複(并穿著钢铁人图像的睡衣)。到了这时,我虽然可以笑一下、点点头、继续读,但我觉得有必要停下来,沿著突如其来的弯路走下去。

这里面的确有一种关联。『复仇者』是虚拟的动漫人物,表达了上帝所命定的对司法公正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藉著对其中每个人物短暂的分析—钢铁侠、美国队长、绿巨人、雷神托尔,我们思考这些英雄们在正义之战争中的作用。当然,那次讨论十分热闹并有趣。但我知道,我必须把对这个正在展开的热忱收拢并转到基督身上。於是我问道:『最後,谁是真正的复仇者?』然後我看到一群困惑的表情。『你们知道的,』我又问一次:『谁是终极的大复仇者?』他们慢慢开始明白,灵修就开始转向,开始指向基督的再来—终极复仇者的再临,因为他必将会从天而来,带来宇宙性的和平与秩序。我根本没想在总统日晚饭后谈论基督的再来,但讨论刚好就这样发生了。我们撇开总统、耽误甜点,直​接来到耶稣那里。

父亲们,带领家庭灵修是我们的天召,带领全家以基督为中心的灵修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如果说我有什麽餐桌上的礼仪,那就应当是这样:以读圣经开始,以耶稣为结束,而两者中间所发生的,往往出人意料并且满有荣光。

二、父亲以身作则、活出与生命之主的真实关係

申命记第六章所说的原则,先是针对父亲,然後才是针对儿女。神是特别这样安排的。上帝的命令是先说「好叫你[父亲]一生敬畏耶和华你的神」,然後接著才提到「你子子孙孙」(申6:2)。然後重複这一要点:「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申6:6)。父亲先要从神领受福音的恩典,然後他才能成为福音之恩传给儿女的管道。

父亲们不应被树立成道德完美的楷模,而应当是圣洁(他们尽力去做)生活的榜样,他们也应活出悔改和悔罪的(在最坏的情况)的样式。我的儿女们一直在观察我,看我如何应对苦难和逆境,以及如何对待成功和得胜。上帝的设计是:我的生命可以传承给儿女们。

叁、父亲以身作则、活出以神为乐的样式

如果从儿女们的角度来看,我所谓的顺服似乎包含粗暴、严厉、和冷漠的话,那我就是为神在撒谎。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快乐主义者,我相信,当我以神为最大的喜乐时,也是神最能得到荣耀的时候。这正是我想要留给儿女们的遗产。儿子,当你以神为最深的喜乐时,神就得到最大的荣耀。女儿,当你以神为最深的喜乐时,神就得到最大的荣耀。

这个目标的达成—影响我在家中身为领袖所做的一切决策,而这绝不誇张,因为如果作父亲与作牧师相似,就意味著我是否成功扮演父亲的角色,其关键是我是否有喜乐地带领全家(林後1:24)。父亲首先自己蒙召成为信心的表率,就是在万事上拥抱神。用申命记6章的话说,神呼召我尽心尽性尽力地去爱祂。这远超过作出正确的道德选择,我还必须活出喜乐—就是一种浩荡、充满内心、让心灵饱足的对上帝的喜悦,并且渗透到每一天的生活之中。

父亲们,如果我们用很差的态度来履行责任,就不能做好的表率。约翰派博(五个孩子的父亲)在提到如何教养年幼的儿女时,说道:「儿女们需要看到一个很开心的父亲—就是以神为乐、与家人一起快乐的父亲。当然,还包括快乐地在教会敬拜、快乐地作家庭灵修。如果爸爸表现得鬱闷、无聊、心不在焉,他实际上无形中在说:『认识神就应当如此』。」

而这种态度、是完全不真实的。

四、父亲带领全家、每日与福音的元叙事接轨

当喜乐成为家中的主旋律时,我们就不能简单地把十诫当作是顺服的功课来教导。顺服本来的设计,来自神主动地拯救,正如申命记六章那幅美妙的画面所表达的,是儿子将头转向父亲、聆听他的教诲:

日後,你的儿子问你说:『耶和华─我们神吩咐你们的这些法度、律例、典章是甚麽意思呢?』 你就告诉你的儿子说:『我们在埃及作过法老的奴僕;耶和华用大能的手将我们从埃及领出来,在我们眼前,将重大可怕的神蹟奇事施行在埃及地和法老并他全家的身上,将我们从那里领出来,要领我们进入他向我们列祖起誓应许之地,把这地赐给我们。耶和华又吩咐我们遵行这一切律例,要敬畏耶和华─我们的神,使我们常得好处,蒙他保全我们的生命,像今日一样。

对年幼的儿女们来说,有一段时间,只需学习分辨「是」与「不」,就是顺服与不顺服。不顺服会导致负面的後果,而顺服则带来积极的影响。这个阶段需要的是训练轮的辅助;靠著神的恩典,当儿女们长大、开始明白基督的救赎故事後,就需要有更强大、以福音为中心的顺服。

而这恰恰指出了父亲们要面临的压力之一。我们蒙召、是要同时教导孩子们两个真理。首先,任何罪人都无法用他(或她)最好的顺服(无论是内心还是行为)去赚取上帝的青睐。唯一蒙神悦纳的功劳是:耶稣基督所成就的功德;也只有当我们凭信心来拥抱基督时,才能应用在我们的身上(腓3:2-11)。其次,我们如果持续悖逆神,就不能说自己真正信靠这位荣耀的耶稣(约14:15,约一2:1-6)。在我们对儿女的培训中,这两点都是必不可少的(我会在後面、更多地讨论第二点)。

在这里我想说的其实很简单、但却非常重要。福音的信息是救赎性的、囊括所有时间和历史的终极叙事,福音的信息重新定义了我们存在的价值。福音的信息是超自然的拯救大事,让耶稣得荣耀,并为成熟的顺服提供了必要的上下文。父亲们,我们的光荣使命、就是每天与我们的家人一起来向耶稣和这个超然的叙事看齐。

五、父亲训练儿女们的道德观

根据基督的受死和复活(指示性的)这一事实,我们可以找到顺服神(命令性的)的背景、意义、以及能力。这样,一旦儿女们不再有道德训练的辅助轮时,超然叙事的福音会继续帮助他们持守平衡。

随著儿女们的成长,他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故此,不顺服行为没有马上遭遇直接的後果。就拿学校为例,作为一个家庭,多年来我们把叁个孩子送到过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家庭学校和大众学院。虽然每一种教育机构都有自己特定的优势,然而对每个孩子来说,每个机构也都有它特别的弱点和诱惑。一个在私立学校中很想自我提高和与别人作不好比较的小孩,可能容易在家庭学校的环境中懒惰。而一个倾向在公立学校取悦於人的孩子,同样可以在私立学校容易感到骄傲和高举精英主义。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当儿女们在这个世界上蒙召显明他们的身份时,神也呼召父亲们好好预备儿女们对神的顺服,就是从福音而来的顺服。出於基督对我们那自我牺牲的爱,神呼召我们的儿女们进入世界、向同学们和老师们展现真爱。当我们教导儿女们为其他孩子们祷告时,也正帮助他们来认识自己的骄傲和自我中心。通过基督的作为,圣灵给我们一种激进、无私的道德能力。藉着父亲所提出的充满希望的道德愿景,圣灵必会带来实现这愿景所必需的能力。

六、父亲活出以神为中心而感恩的表率

家庭所能领受到的一切福气—房子、食物、体育、电影之夜、家中的晚餐、出外用餐、甚至生命和健康本身—都来自那位维繫并供应我们所享有之一切的全能上帝。

我们饭前作谢饭祷告,不单是因为我们发现每天为食物向上帝感恩(提摩太前书4:1-5)是合乎圣经模式。而是知道食品不会出像变魔术一样出现。桌子上饭食的背後,出自那些神所呼召并应用他们恩赐的男人和女人,就是我们往往不知道姓名的人。我希望我的儿女,在享受餐桌上的麵包以前,知道这些。就是有一个农场的男孩,看到父亲在农场耕耘,觉得自己也想种地,所以就在土地上劳碌,种植和收穫小麦。然後小麦被神所呼召的人开卡车托运到加工厂,接著被交给一家麵包店,店里的男女工人也蒙神差派和使用,熟练地造出麵包来。接著,另一辆卡车把它送到我们附近的店铺;到了晚上,有店员在把它放在货架上,然後由收银员向妈妈收账,而完成麵包的买卖;然後在吃晚饭时,我们才有麵包在桌子上。为什麽呢?因为神命定一系列的男人女人—就是那些神所精心塑造和交织在一起的生命,达成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我们提供日用的饮食。

财富不能製造麵包,人才能。在简单的供应背後,是那位全权的神,祂使用所建立的、複杂的商业链,让我们家的桌子上有麵包,而我们又举起食物来敬拜神,因为祂是奇妙地策划所有这些细节的神、并且要祝福我们。

结论

这些只是我在生命中摸索出的如何在家中带领的一些想法。如果我听起来像一个做得很好的父亲,那只是因为空间(也许骄傲)不允许从我写下自己明显的错误和不一致的地方。作为一个父亲来成长、是圣灵恩典的果实,让我从失败中汲取教训。作为父亲,我若学到任何东西的话:那就是申命记6章的呼召对我一个人来说太伟大了。我需要一位神、一个救主、一个教会,我也需要一位妻子来养育儿女,使他们有一个荣耀的传承:当他们以神为最大的喜乐之时,神也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高的荣耀。

Copyright Tony Reink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