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劃清界限?

 by Carl Trueman

近些年來,在保守的福音派圈子中,許多人都在談論該如何圍繞某一中心而團結起來。之所以有這些討論,其中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是,很多人認為這一中心的存在,反映了一個事實,就是福音派中,即使在某些方面有分歧,但仍然在核心教義上,有着堅實的共識。因此,許多人認為三位一體,罪刑的代贖,以及单靠恩典和信心稱義,都屬於核心的共識。與此同時,這同一羣人,也認爲洗禮的主題和模式、教會政體的細節等,都屬於有分歧的方面。然而,當他們認為前者更重要時,往往認為,後者的多樣性并沒有真正根本的價值。

第二個強調圍繞中心而討論的原因,可能問題更大。通常,那些把中心看為最重要的人,以為自己比那些強調界限的人有更大的優勢。現今的文化中,要設立界限的確更成問題。因這個詞聽起來有點像邊界,而在過去百年中,我們見證過邊界所導致的邪惡影響,帶來無數的戰爭和種族清洗。此外,界限還表示排斥。若有一件事是現代西方世界最為懼怕的,那就是排斥。畢竟,排斥就是壓迫。最後,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的文化,在知識層面被弗洛伊德和尼采的叛逆性思想塑造,在大眾層面則被赫夫納(譯者注:花花公子的發行人)和他所代表的享樂主義影響,界限就意味著壓迫,就是「他們」妨礙了「我們」實現全部的潛力、甚至只是享受快樂。

基於上述神學和文化原因,福音派讨论中心、而不是界限。這是值得稱讚的。簡單而言:這與基督徒渴慕合一的願望相一致,也符合當代的文化、政治和心理美學。

然而,也有很好的理由來抵制這種說法,或至少緩和這種表達。

首先,我們要意識到讓這種想法具有吸引力的文化審美觀。對普世的人來說,界限就是用来被人超越的,而且是不斷超越。海夫納(Hefner)的商業帝國,正是建立在這一前提之上。事实上,最近幾年困擾他雜誌的財政問題,是在見證一個事實,就是人們不能簡單地越過界限後就停止不前:因那只是建立了一個新的界限;而這会被其他人用更激進和極端的方式所超越。

然而,如果我們文化的先驅認為界限具有壓迫性,那作為基督徒,我們需要認識到:聖經的教導要去我們看到,神設立界限,不是用來壓迫我們,或攔阻我們成為真我。事實上,界限設立的原因恰恰相反,是要使我們成為真正的人。例如,當人觸犯神的律法,他們并不因此變得更有人性;相反,他們事實上是失去了人性;因為人之所以與所有其他動物有分別,正是因為人有著神的形象,當人犯罪時,他實際上是在泯滅人性。

其次,我們必須認識到,無論文化想要告訴我們什麽,它自己也必須接受一個實際,那就是不是所有的排他性都是壞的。比如,很少有人會認為,把連環殺手和戀童癖排斥在廣大社會之外是件壞事,或是對人的壓迫。事實上,這種排斥給人帶來自由。的確,因為重新犯罪的比率等現象,很多人都在談論監獄的失敗。但是,一個關在監獄中連環殺人犯,會很難再去謀殺其他守法的社會成員;一個關在監獄中的戀童癖,也失去了接觸孩子們的機會。若是從這些角度來考慮,這樣的排斥不但必須,而且極有成效。

同樣,在教會中也是如此:從教育事工中摒除那些傳播異端邪說之人是好事;对那些以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者冷水器式的主日信息傷害神百姓的人,甚至不與他们相交都是好事。這種排斥能拯救靈魂,甚至是犯罪之人的靈魂,它不會摧毀他們(提前1:20)。

我們還需要了解的是,關於教義性認信的讨论,若只是注意中心而不管界限,那不論本意如何好,最終會似是而非。

以中心為主的畫面有許多問題,但我在這裡只提兩個。第一個問題比較明顯,就是這幅圖本身就隱含著的:中心和界限最終互為依賴。你要想讨論其中一個,一定要以另一個的存在为前提。比如一個圓圈,中心點是周長的一個函數。只有當我看到整個圓,並且根據其圓周來確定它的位置後,才會知道中心在哪裡。神學也是如此:決定哪些教義是核心的教義,將取決於我們在哪裡畫出界限,以及我們的目的是什麼。

其次,許多神學及信經的制定,是從我們稱為負面的角度來定義。換句話說,它告訴我們神不是什麼、或者祂不能怎樣。因此,即使是單個的教義都會形成界限,而不是关注中心。比如,當我們說神是無限的,就是從負面來形容神:祂沒有限制。這種定義的方法就設立了界限:關於神,我也許可以說很多事情。但是,若我在某一時刻說祂有極限,那我就越過了界限并犯了錯誤。

許多偉大的信條都是類似的。迦克敦定義指出了基督的位格,它宣稱:基督是有著雙重本質的一個位格。這實際上是在說,任何以為耶穌不是一個位格的公式,或者將兩種本質混合,并產生一種形而上學的人性與神性的化合物的說法,都已越過了界限。

這些界限的作用能給人以自由。因為它們告訴教會可以在哪些地方安全地進行神學研究。它們好像懸崖邊緣的圍欄,保護人們不要掉進懸崖,以致死亡。

論及以中心為焦點的神學,比討論界限的神學,雖然更有吸引力,但最終似是而非。因為通常的情況是,一群人用籠統的文化性修辭,讓他們看起來比其他人強。而事實上,一直以來,只要討論神學,就一定要討論界限。唯一的問題是有多少界限?還有,我們是否公開和誠實地承認它們的存在。

Translated by permission of Ligonier Ministries and are copyrighted© Tabletalk Magazine and R.C. Sproul.

(以上文章均由Ligonier Ministries授權翻譯,版權屬於Ligonier Ministries和R.C.Sprou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