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不關「你」事

Ministry:It’s Not About You

「經常有人回鍋錯誤的事奉理念,其中「臭名昭著」的是:以領袖為中心的帶領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這種理念的根源是一個看方法過於品格、看技巧過於聖潔的文化,這種想法不是出自聖經。

以【領袖模式】為事工根基的帶領,其根源是美國式的成功模式,這也是我們為何去讀那些成功人物的書籍,因為我們以為可以從中學到確保成功的技巧,并將這種思維方式應用到基督教信仰的領域。難道我們不是傾向於更尊重大教會的領袖嗎?難道我們不總是圍繞他們打轉,期望可以得到牧養大教會的秘訣嗎?或是學習如何成為像他們一樣的領袖嗎?

不錯,當我們作領袖帶領時,神使用我們。可是,聖經中找不到以領袖的才幹作為焦點的例證。還有,我們好像找不到卓越的人物,更多的是失敗的典型:

  • 摩西沒有將以色列人帶入應許之地;
  • 約書亞沒有完全佔領應許之地;
  • 大衛長久遭受掃羅迫害,並且因為自己的愚蠢,遭受許多磨難;
  • 耶利米傳道數十年,卻沒有什麽成果;
  • 榮耀的主有人類最傑出的口才,完全順服神,在地上廣行神跡奇事-可是他卻被眾人撇棄,被朋友出賣與離棄,死時身無分文;
  • 保羅是一個聰明的工頭(林前3),可是他花精力最多的兩個教會也是問題最多的教會(哥林多教會與以弗所教會)。事實上,他卓絕的才幹的成果是:道德的妥協,教義上變節,叛教與紛爭。

是的,我們作領袖,但我們的帶領不能保證結果,我們的領袖才幹沒有救贖的能力。

神呼召我們在所處之地忠心事奉,祂對成功的定義也不一樣。在前的要在後,在後的要在前。我們只不過是僕人,是瓦器,是牛皮紙袋。

即使是世俗的歷史,也告訴我們許多有偉大遠見的領袖,都不容於他們的時代。反而,有許多沒有才情的平庸之輩,反而混得風生水起。

(接下來,作者提到他開始成為基督徒後認識的老弟兄。)他成立了我們的大學團契,當我認識他時,他已經80歲,他甘願單身,住在一個小房間裡,吃最簡單的食物,一點也不賣酷。可他一直堅持,許多年下來作對的事情。

在40年中,他一直向大學生傳耶穌基督的福音,因為他默默無聞的事奉,有幾十人都因他而認識救主。

他不會緬懷他曾經作的事情,有時,當我們聽到某位在商業、政治、或教育領域中的領袖,是他在信仰中的兒子時,他總是轉移話題。他要將我們的眼目集中到救主身上。

有一天,我們讓他分享他最自豪、並最卓有成效的事奉歲月,比如,從這麼多屆已經畢業且進入宣教工場、或作教會領袖的畢業生中,他認為哪些學生最讓他驕傲?他的回答讓我終生難忘:「我不知道,因為他們還未跑完賽程!」

讓我們不要高舉甚麼偉大領袖,反而應當慶祝長久的忠心事奉。因為這不是你的事工,事工的中心也不是你。」

我的讀後感:基督教信仰是以神為核心的服事。教會領袖的帶領模式,可以從許多角度反映出他的神學觀與救贖觀。許多不合乎聖經的帶領,往往讓教會有暫時並膚淺的興旺,卻從長遠上將人帶偏,離開正道。聖經中反潮流的僕人領袖觀-忠心服事到底,往往被人忽視。

英文鏈接

爭分奪秒來讀書

司布真反思提摩太後書4:13:「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

「我們不知道這裡的皮卷的內容,是哪些書,只能猜測保羅有一些書夾雜在外套中,提摩太要小心把它們帶來。

連使徒自己都要讀書。

許多極端加爾文主義的弟兄以為,讀書與預備講章的傳道人,實在是令人討厭的一群。一個人只需要站上講臺,打開經文,即席發表一堆意見-這是許多人以為的講道模範。誰才是真正的傳道人呢?不就是那位「沒有預先思考,或假裝思考過經文,且最後沒有拿出一桌堆滿死人頭腦飯菜」的人嗎?

使徒的責備是多麼深刻啊!

  • 他受聖靈默示,可是他仍要讀書!
  • 他已經講道至少三十年,可是他仍要讀書!
  • 他親眼目睹過主自己,可是他仍要讀書!
  • 他的閱歷比大多數人都要豐富,可是他仍要讀書!
  • 他曾被接到三重天上,聽過人所不能知道的隱秘的話語,可是他仍要讀書!
  • 他已經寫出新約聖經的大部分經文,可是他仍要讀書!

使徒告訴提摩太,也是他對每一個傳道者的叮嚀:「你要以宣讀…為念」(提前4:13)

  • 一個不讀書的人,也沒有人會去讀他。一個不引用人的人,也不會被人引用;
  • 一個不會採用其他人的思想的人,證明他自己沒有思想。

弟兄們,對傳道人的要求也是對所有神百姓的要求,你需要閱讀。儘量不要讀閒書,而去更多學習深刻的神學著作,特別是清教徒的作品以及釋經著作。」

(Source Link)

海德堡要理问答反思

「朝聞道、夕死可矣」。如果說最難的事是找到真理,僅次之的則是保守而不遺矢真理。一個近500年前,由德國神學家所撰寫的「要理問答」,跟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有甚麼關係呢?為何有許多人鼓吹「改教運動」無關緊要-這種謬論呢?我期望藉著對海德堡要理的第一個問題的反思,來幫助教會回到古道之上,在真理上站立得穩。

活出福音?

福音是好消息,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可以活出福音?Voddie Baucham指出,我們不能「活出福音」,這就好像我們說自己可以活出上個星期五的Time雜誌中的新聞,是說不通的。若我們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活出福音,絕不能是以為自己可以作到耶穌所成就的,那是褻瀆,因為我們永遠無法活出耶穌所成就的。我們必須用話語來傳福音,因為人們無法單單通過你所作的,知道福音的內容與內涵。我們只能活出被福音影響/改變的生命,也必須通過話語來傳達福音。

Voddie Baucham牧師的信息節選

Poll: New Teaching Series Topic?

I’m planning for the new teaching series. I have listed several options here. Please vote if you’re interested.

釋經天才加爾文-The Expository Genius of John Calvin(一)

在這本書中,Lawson牧師用了八章,分析了加爾文釋經講道的32個特點。提綱如下:

一、加爾文的生命與影響

二、預備講臺

1.聖經的權威;2.神的同在;3.講臺的優先;4.依次解經;

三、預備講道者

5.勤奮的頭腦;6.專一的內心;7.全然的投入;

四、開始講道

8.開門見山;9.即席傳遞;10.聖經上下文;11.表明主旨;

五、解釋經文

12.鎖定經文;13.精準解經;14.文本詮釋;15.串珠講解;16.有力推理;17.合理推敲;

六、設計傳講

18.常用詞彙;19.生動表達;20.刺激性的問題;21.簡單重述;22.有節制引用;23.無需大綱;24.自然銜接;25.全神貫注;

七、活用真理

26.牧者式的勸告;27。個人的省察;28.愛心的責備;29.攻守兼備;

八、結束解經

30.言簡意賅;31.緊迫呼籲;32.禱告高潮;

結語:「我們需要更多當代的加爾文!」

(Amazon link)

鍾馬田的講道風格-MLJ’s Preaching Style

在1992年11月的PRTJ期刊中,Robert D. Decker對鍾馬田-The Doctor-牧師的講道風格進行了剖析,他指出,MLJ通常將他的講道分成以佈道為主的講道、與以教導為主的信息。通常鍾馬田醫生會在主日早晨的講道中,以教導與實踐性為主,而在星期天晚上的講道,則以佈道性的信息為主,星期五的查經,他主要以教導為主。他將講道分成三種:一、佈道性的信息;二、教導+實踐性的信息;三、單純教導性的信息;在對他的5篇講道進行分析後,作者指出,鍾馬田醫生主要的講道方式是一種分析式(analytical)的釋經講道。同時,他有時也沒有滿足他自己提出的講道要求,比如以聖經經文的重點為信息的重點,他有時會沒有抓住經文的重點,而是經文的次重點,還有,他有時也將釋經講道變成主題式的信息。雖然如此,他對釋經講道的定義十分準確,而他自己一生,也是儘力去行。他的許多講道系列,雖然略微繁冗/囉嗦,但都是按照整卷書、或一個合理的大段落(如登山寶訓)來講解。人若有耐心讀完,就會發現中間隱藏着許多寶石-深刻的洞見與精闢的分析。儘管如此,作者認為,他自己對講道學不夠重視-因為他認為講道是一個天分、不需要過多訓練,因此,這導致他自己的講道不夠周密,他也大多數時候是以主題式講道來傳講信息,而沒有以經文的主要內涵作為信息的主題。

雖然如此,鍾馬田醫生的講道仍舊有許多值得參考、學習的地方,他清晰的表達及用詞,有力地將經文應用到信徒的生命中,還有他堅信聖經完全是神的話語-不是來自人的-因此沒有謬誤,都成為後起福音派領袖們的榜樣。他對講道在教會中地位的強調,以及一生滿有恩膏的傳講神話語的服事,不愧被人當作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傳道人之一。

可恨的錯覺-司布真

「自以為是」是一種可恨的錯覺,但我們很容易任憑這種感覺的滋生,就好像那些糞堆中的雜草一樣。我們被神使用,總免不了覺得自己是那麼重要,並且不敢想象少了自己的教會會變成什麼樣子,以為自己是運動的柱石,神聖殿的根基。

但實際上,很明顯的是,我們不承認自己一文不名,一無所是。因為,一旦有人遺忘我們,我們就會焦慮地詢問:「沒有了我,這件事會成嗎?還能夠繼續嗎?」這時的我們,就好像馬車輪子上的蒼蠅,嗡嗡地在嘟囔著:「沒有我,有誰還能收到信?」

-(Original Post)

How God Became King – 神如何作王-N.T. Wright

在這本書-《神如何作王》-中,新約學者、聖公會主教萊特博士,有力地指出人們閱讀福音書時需要糾正的一個角度-「耶穌的福音,也是神如何藉著苦難,坐上寶座,掌管王權的故事」。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們讀福音書時,常常錯誤地將福音書的這個主旋律淡化、遺忘,甚至扭曲。比如,我們往往單單強調贖罪、救贖的個人性,強調代贖等神學課題,可是,卻沒有給-耶穌藉著十字架的道路,帶入神掌權的天國,並最後坐在天上寶座-這條福音書的重要主旨給予應有的,平衡的處理與總結。

總體來說,Wright給予的分析與批評相當有說服力,也同時給出了一個經過調整,平衡去讀、思考使徒信經的方式。書中的語言都相當通俗易懂,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當然,我們也要小心,Wright也有他的問題,參考以下的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