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分別

「一個未得救之人和一個得救之人的差異,不是一個有罪、而另一個沒罪;乃是在於:一個繼續活在他所珍愛的罪中,與一位可怕的神作對;而另一個,則靠著那位已經與他和好的神而痛恨自己的罪。」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unconverted man and a converted man is not that one has sins and the other does not; but that the one takes part with his cherished sins against a dreaded God, and the other takes part with a reconciled God against his hated sins."

William Arnot, Laws From Heaven for Life On Earth (London, 1884), page 311.

關心牧養快速「重生」的名人(1)-《講臺》

简体版...)

真正的靈性到底哪裡?為什麼在今天的教會中,人們常常喜歡因為錯誤的原因而錯誤地高舉人?

基督教媒體中,我們聽到有關剛剛得救的著名影星、歌星、運動員和政治家的報導,遠超過那些過聖潔生活的成熟基督徒,或者宣講神話語的牧師。這些剛剛得救的人,被聖經稱為屬靈的嬰孩。然而,有人抬舉他們并為他們作宣傳,到一個地步,就是全國各地的基督徒都願意盡一切可能、提供講壇和平台給他們,讓他們可以說話並且影響教會。他們以基督教名流的身份來說話行事,大多時候提供膚淺的屬靈看見。可是,這真的不是他們的錯-當他們作基督徒只有幾個星期、幾個月或幾年時,怎麼指望他們的發言會有大智慧、並且成熟呢?他們若僅僅是屬靈真理的嬰兒,又怎麼指望他們能對聖經有扎實的把握,並且有分辨力地來作出正確的判斷呢?但更重要的是,教會為什麼要聆聽這些人的言論?我們為什麼要染上好萊塢綜合徵,被那些迷人和壯觀的表面所吸引?當然,並非所有的名人都是不成熟的基督徒,也不是所以人都言不由衷;而且,因為神在他們許多人生命中的引導,我們也感到很高興。但是,與其他相比,這種讓步只能突顯這個問題。

在一個基督教電視節目中,有人宣布說:「我們正開始建立一個新教會。教會以基要真理為本,目的是拯救靈魂,並且高舉聖經。這個星期天,我們的特邀明星來賓是…..」特邀明星來賓?這是什麼?有些教會支付許多或大量的酬勞,讓「基督教巨星」可以在他們聚會崇拜時出現。有一個中西部的教會,甚至吹噓自己有一個基督徒名人堂。在他們教會的門廳中,掛著目前十大「最優秀的基督徒」的照片。在一次全國廣告中宣傳的禱告會中,列出了48個基督教明星。只要你參加這個大會,你就有機會可以與他們禱告。

但是,問題不只是找錯人,我們也用錯誤的動機來看待他們。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人,都強調個人經歷。他們的經歷越是精彩或傳奇,就有越多的人邀請他們來公開分享這些經歷;而他們也有更多機會把自己當作基督教的發言人。當人們不斷聽到轟動并充滿感情的見證,就留下一個印象,那就是屬靈等同於有異象、啟示或狂喜般的經歷。它持續刺激人去渴望不尋常的經歷,因為這可以吸引聽眾的注意力,並很少或根本沒有讓人對認識聖經有任何飢渴,更不會產生真正的屬靈深度。

這種超級巨星式的心態犯了嚴重的錯誤。基督教從來就不是要持續來進行「最受歡迎之名人展示」,基督教也絕不是從個人的屬靈經歷中找到其根本意義。下面,我們來思考一下這種「好萊塢式的基督教」,對今天教會帶來的不健康影響。

三方面的問題

首先,想想對那位剛成為基督徒的運動員或政客,當他發現自己在基督教的閃光燈前時,會發生什麼。他的生活會變成從一個福音聚會趕場到另一個聚會,幾乎沒有時間讓得救的經歷扎根,並且長到成熟,有著豐盛的見證。他拾起當下的基督教術語,因這讓他聽起來更屬靈;然後夾雜自己戲劇性的得救經歷,為下一場秀作準備。他從未有時間領受扎實的聖經教導,也沒有與信徒有真實和長期的相交。他將自己的見證,向不同的人群,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失去了得救的光圈,然而卻沒有任何新的領受來代替它。

15年前,教會聚集了所有重生的電影明星,把他們聚在一切,當他們是基督教信仰的偉大傳播者;而我剛好有一個朋友被這種方式利用。他被別人大肆宣傳,邀請進行公開演說,被推舉為一個著名的基督徒;他跑遍全國各地,並且馬不停蹄,直到他的生命付諸東流。他陷入罪中,並且漸漸遠離基督。他大約40歲時,第一次來到我們的教會。他帶著自己的家人,並且定期來學習神的話語。僅一年後,當他因癌症躺在醫院。在彌留之際,他對我說:「約翰,發生在我生命中的那些事實在可怕。他們因為我的名氣,利用我的見證,卻毀了我的生活。只有去年這一年,我的生命才是有意義的。」

多麼可憐的一個悲劇!教會必須停止這樣做,並且反思我們對這些新基督徒所做的一切:把他們作為基督教世界的巨星,放在聚光燈下。

第二,我們該想想,非基督徒會怎樣看待這些基督教世界的超級聖人、名人和個人經歷。非基督徒會看到福音本身、以及耶穌稱作為鹽的基督徒群體嗎?

請聽聽一個不信的人是怎樣描述的,這是1976年9月3日,新時報(New Times)的一篇文章:

我對所謂的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並不關心,這顯然讓我與當下的文化主流有些不合拍。耶穌的事情不再局限於窮鄉僻壤。走在格林威治村的華盛頓廣場公園,你無法逃避那些顫抖的、讓你跌破眼鏡的先知,他們用許多關於耶穌的糖漿式修辭與你溝通。他們中大多數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我是一個在彼此洗腳的浸信會中長大的、老資格的聖經學生。我感到震驚的是,耶穌運動中那些我接觸到的人,很少人熟悉聖經。他們也不知道宗教或基督徒的歷史。你若提到聖戰、或者問他們英王欽定版聖經如何戰勝競爭對手等,你只能得到一臉的茫然,還有「耶穌愛你」的空白保證。不,我抱怨的不是耶穌,而是那些誤用祂的人。我已經聽夠了高中橄欖球教練,奉祂的名字祈求勝利,或者獅子會(Lions Clubs)邀請祂來祝福他們全年的掃帚銷售,或者是右派伯奇協會(John Birch Society)的人,祈求祂來盯緊北韓,或者那些一旦下了監獄,就宣稱自己得救的白領罪犯。我將謙虛地建議,也許作工的耶穌和監督他的天父,可能更應去處理那些更大的不義之事,而不是這些亂哄哄、自私的禱告。我不會假裝自己知道耶穌是否這樣期望,但我認為,祂比祂許多的代言人有更多品味。

多麼可悲的一個畫面,這就是非基督徒對聖經啟示的基督教和真正靈性的印象!不幸的是,非基督徒的確常比教會更快看透屬靈的膚淺。因此,我們需要考慮今天這種膚淺的靈性是如何在影響教會。神定意基督徒要有效法的榜樣:那些教會中真正的屬靈領袖,就是成熟且敬虔的男女聖徒。保羅告訴哥林多的基督徒,要效法他,因為他效法基督。如果我們堅持高舉和推崇那些新生、不成熟的基督徒,教會將永遠不會有成熟的屬靈榜樣來跟隨。我們會繼續重視個人經歷,而不是神話語的權威,而整體的教會,則將繼續在靈性上不成熟和膚淺。我們不再有安靜、溫柔的屬神的男人女人,而他們本應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和老師。在教會強調煽情和奇異的屬靈經歷時,它卻忽視了那必不可少、能將基督徒嬰兒建立成熟的教誨。如果當前的趨勢沒有得到省察,教會將會變得越來越弱,直到她失去了正面的影響力,無論是對基督徒還是對非基督徒。

(下期內容:解決答案在哪裡?)

Copyright John MacArthur, Pulpit Magazine

普遍宗教現象之緣由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有一個普遍的宗教現象?那就是,當你走到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會找到有宗教性的獻祭的證據。為什麼?我認為:這是因為原來敬拜永生神的程序和定規是獻祭。亞當告訴該隱、亞伯、和塞特;而賽特則告訴了以諾,然後以諾再告訴他的兒子和他兒子的兒子、等等。亞伯拉罕受教之後,告訴了以撒、雅各、約瑟、摩西;而他也教了給以實瑪利和以掃。因此,信仰中必須有獻祭的要求就遍滿整個人類。(全文…

聖經中的破碎家庭

除非你完全隱世獨居,你一定見到過破碎的家庭。也許是朋友或親戚,也許就是你自己。家庭破碎的方式有許多種。有很快發生的,也有很長時間的;有暗中進行的,也有大家有目共睹的。無論如何,這些都給我們帶來了極大的困擾,令我們沮喪。

為什麽會有那麽多破碎的家庭?

聖經告訴我們,我們今天看到的家庭壞損這種流行病,其實並非什麽新鮮的東西。很多人認為,這是由於近期文化的變遷造成的,比如對於宗教和道德的抗拒,但聖經不那麽看。實際上,家庭破裂很早就出現在聖經裏,甚至可以追溯到神對先祖亞當和夏娃的審判之時。

更多….

情操與情感的區別

Gerald McDermott指出:愛德華茲認為,情操是種「靈魂的強烈傾向,主要表現在思想、感覺和行動上」。(Seeing God: Jonathan Edwards and Spiritual Discernmentp. 31)

通常,人們會將情操與情感混淆。下面用表格作一些比較:

情操                            情感
長久                             短暫
深邃                             膚淺
與信仰一致                   有時不受控制
總會有行動                   常常無法行動
包括思想、意志與感受   感覺(常常)與思想和意志脫離

他解釋為何情操與情感不同:

情感(感情)經常涉及情操,但情操無法用情緒或感覺來定義。有些情感與我們的強烈傾向脫節。

例如,一個第一次上大學的學生,可能會感到懷疑和懼怕。她可能會想她的朋友和家人。她有一部分情感,可能試圖說服她回家。但她會忽視這些稍縱即逝的情感,因為這些情感無法與她的基本信念調和:現在是開始一個新的生活篇章的時候。

情操則像那個女孩的應該去上大學的基本信念,儘管有稍縱即逝的情感,想讓她呆在家裡。情操是種強烈的傾向,有時與更為短暫和膚淺的情感相衝突。 (第32-33頁)

Sam Storms這樣解釋兩者之間的區別( Signs of the Spirit: An Interpretation of Jonathan Edwards’ “Religious Affections:)

當然,情操中可能含有被正確稱作情感維度的部份。畢竟,情操具有理智,并且意願中飽含強烈的渴望(或厭惡)。也許最好的說法是,情操不但不比情感少,反而肯定是更多。

情感往往不過是生理上的衝動、興奮、或恐懼,與思想中所認識的真實沒有關聯。

而情操,則始終來自思想上的認識與理解。意志或意願要麼遠離、要麼就靠近思想中所看到的。

另一方面,情感或純粹感覺上的提高或低落,可以與思想的內容無關。

人們可以體驗一種沒有情操的情感或感覺,但很少人能經歷情操,而沒有情感或強烈的感受,並且帶來身體的行動與追隨。 (第45頁)

Copyright Justin Taylor @ Between Two Wor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