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用不能否定正用

(简体)

在网上讨论中,我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人以误用为理由断然拒绝某项教义,甚至整个正统教导本身。你常会读到这样的话:「我从小参加的教会非常强调X教义(全然败坏,审判,唯独圣经,等等)。我的牧师和长老用这项教义斥责别人,强迫服从,或是开脱可怕的恶行。」所以现在,无论何时他们听到X教义,他们都无法接受,因为他们知道(觉得)这是操控他人的工具,或是会带来其它的有害结果。事实上,有人更进一步,把这种反应升级为一个神学方法论的原则:如果一项教义可能、或是已经被用来伤害拆毁,它就必须被断然拒绝。

我理解这种冲动。如果一个人曾被人以圣经为武器、以教义为大棒打压过後,当他再看到有人拿起这些教义时(哪怕是用来医治),会让他有创后压力反应,这是顺理成章的。要把一项教义同它的应用区分开来、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当你只想知道它的应用部分时。别人要给你的是否是氧气面罩已不重要。如果有人曾用它让你窒息,你一见它自然就会退缩。

一切都可能被扭曲

任何教义都可以被人扭曲且误用,来伤害他人。凯乐牧师(Tim keller)在「为何是祂」(The Reason for God: Belief in an Age of Skepticism)一书中,谈到了基督教在整个教会历史中都被歪曲;同时,他也指出了这一点。许多人看到基督教曾被用来为可怕的恶行辩护,以此证明它在本质上是错误的。但凯乐指出,即使是举世称颂的价值,如理性、自由、平等,都曾被人利用,当作不公制度的战歌,比如:法国大革命的恐怖统治。与其说这些「误用」证明了基督教的错谬,不如说它指向一个(基督教的)事实:是人心出了问题,以致我们会利用任何事物,无论事物本身是多麽美好与真实,我们都可以利用它来达到邪恶的目的。这不仅适用於当今文化中我们倾向於摒弃的教义(如审判,原罪,圣经无误),也适用於我们通常觉得吸引人的教义。

比如说,我们通常喜欢一个有恩典、不审判的神的观念。毕竟,一个神明若是即使我们把事情弄糟也无条件地爱我们、肯定我们,那他看起来很仁慈温柔,几乎不可能想象是压迫或权力的工具。不过,罪犯也可以用这条教义为自己辩解。如果神不审判,你怎麽敢审判?如果神从来不惩罚,那我们怎麽能惩罚压迫者?与此一脉相承,我也见过有人用这理由开脱显著的品格缺陷,如骄傲、自恋、苛刻、冷漠:「这只是我的个性。是神把我造成这样子的。」其实,你的「个性」糟糕只因你是个浑蛋。

或者以经典的关於饶恕的教导为例。基督徒被教导说,神是饶恕的神,已经因十字架上的基督饶恕了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继而被教导,要饶恕得罪我们的人,因为这是基督的命令。可惜,有人利用饶恕的教导,强迫受害者「饶恕」虐待他们的人,而这种「饶恕」的方式其实是忽视罪恶,无视公义。(译者注:还记得强迫人捐款的事吗?)

选择任何一项教义(创造、堕落、恩典,等等),你都会发现,它曾以某种方式被滥用、误用。因此,如果我们选择接受或拒绝一项教义的标准是,它能否被用来伤害他人,那我们的信经就只剩下两个字了:「我信。」

误用不能否定正用

在我的神学研究中,我学到一条重要原则:误用不能否定正用。这是说,火可以烧毁,但也可以烹饪、取暖;即使有人曾拿氧气面罩让你窒息,它还是可以救你的命;手术刀就算曾把人弄伤,还是可以切除肿瘤。同样,教义也可以仁慈、真实、美好、有益,即使曾被误用或误解。

像往常一样,耶稣指明方向。当指正法利赛人和撒督该人对圣经教导的歪曲时,他并没有整个抛弃神的话。他引用圣经,并指明其正确意义(太9:12-13; 12:1-8; 19:4; 22:29, 41-45)。在关於安息日的争论中,他并未否定关於安息日的命令,而是以对此命令的更新、加深的理解带下释放 – 人的兴盛。或是以保罗为例。当时的犹太教徒说,外邦人不能只靠信心成为圣约的成员,还要持守旧约律法。当保罗纠正这样的犹太教徒时,他并未废弃旧约律法。相反,他回到律法,来支持他的观点(加3-5)。

尽管这并不容易,但耶稣教导我们,要努力区分基督教信仰的教义,和对其歪曲的应用和解释。当你持守宝贵的真理时,也许要拒绝某些错误的神学。但我鼓励你,在仅仅因你的负面经历而选择拒绝之前,仔细查考圣经。这也需要花几年时间读书,讨论,参加好教会,也许还包括好的圣经辅导,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不要仅仅因一个假教师的拆毁,而拒绝一项重要的福音真理。

(繁體)

在網上討論中,我觀察到,越來越多的人以誤用為理由斷然拒絕某項教義,甚至整個正統教導本身。你常會讀到這樣的話:「我從小參加的教會非常強調X教義(全然敗壞,審判,唯獨聖經,等等)。我的牧師和長老用這項教義斥責別人,強迫服從,或是開脫可怕的惡行。」所以現在,無論何時他們聽到X教義,他們都無法接受,因為他們知道(覺得)這是操控他人的工具,或是會帶來其它的有害結果。事實上,有人更進一步,把這種反應升級為一個神學方法論的原則:如果一項教義可能、或是已經被用來傷害拆毀,它就必須被斷然拒絕。

我理解這種沖動。如果一個人曾被人以聖經為武器、以教義為大棒打壓過後,當他再看到有人拿起這些教義時(哪怕是用來醫治),會讓他有創后壓力反應,這是順理成章的。要把一項教義同它的應用區分開來、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別是當你隻想知道它的應用部分時。別人要給你的是否是氧氣面罩已不重要。如果有人曾用它讓你窒息,你一見它自然就會退縮。

一切都可能被扭曲

任何教義都可以被人扭曲且誤用,來傷害他人。凱樂牧師(Tim keller)在「為何是祂」(The Reason for God: Belief in an Age of Skepticism)一書中,談到了基督教在整個教會歷史中都被歪曲;同時,他也指出了這一點。許多人看到基督教曾被用來為可怕的惡行辯護,以此証明它在本質上是錯誤的。但凱樂指出,即使是舉世稱頌的價值,如理性、自由、平等,都曾被人利用,當作不公制度的戰歌,比如:法國大革命的恐怖統治。與其說這些「誤用」証明了基督教的錯謬,不如說它指向一個(基督教的)事實:是人心出了問題,以致我們會利用任何事物,無論事物本身是多麼美好與真實,我們都可以利用它來達到邪惡的目的。這不僅適用於當今文化中我們傾向於摒棄的教義(如審判,原罪,聖經無誤),也適用於我們通常覺得吸引人的教義。

比如說,我們通常喜歡一個有恩典、不審判的神的觀念。畢竟,一個神明若是即使我們把事情弄糟也無條件地愛我們、肯定我們,那他看起來很仁慈溫柔,幾乎不可能想象是壓迫或權力的工具。不過,罪犯也可以用這條教義為自己辯解。如果神不審判,你怎麼敢審判?如果神從來不懲罰,那我們怎麼能懲罰壓迫者?與此一脈相承,我也見過有人用這理由開脫顯著的品格缺陷,如驕傲、自戀、苛刻、冷漠:「這隻是我的個性。是神把我造成這樣子的。」其實,你的「個性」糟糕隻因你是個渾蛋。

或者以經典的關於饒恕的教導為例。基督徒被教導說,神是饒恕的神,已經因十字架上的基督饒恕了我們一切的罪。我們繼而被教導,要饒恕得罪我們的人,因為這是基督的命令。可惜,有人利用饒恕的教導,強迫受害者「饒恕」虐待他們的人,而這種「饒恕」的方式其實是忽視罪惡,無視公義。(譯者注:還記得強迫人捐款的事嗎?)

選擇任何一項教義(創造、墮落、恩典,等等),你都會發現,它曾以某種方式被濫用、誤用。因此,如果我們選擇接受或拒絕一項教義的標准是,它能否被用來傷害他人,那我們的信經就隻剩下兩個字了:「我信。」

誤用不能否定正用

在我的神學研究中,我學到一條重要原則:誤用不能否定正用。這是說,火可以燒毀,但也可以烹飪、取暖;即使有人曾拿氧氣面罩讓你窒息,它還是可以救你的命;手術刀就算曾把人弄傷,還是可以切除腫瘤。同樣,教義也可以仁慈、真實、美好、有益,即使曾被誤用或誤解。

像往常一樣,耶穌指明方向。當指正法利賽人和撒督該人對聖經教導的歪曲時,他並沒有整個拋棄神的話。他引用聖經,並指明其正確意義(太9:12-13; 12:1-8; 19:4; 22:29, 41-45)。在關於安息日的爭論中,他並未否定關於安息日的命令,而是以對此命令的更新、加深的理解帶下釋放 – 人的興盛。或是以保羅為例。當時的猶太教徒說,外邦人不能隻靠信心成為聖約的成員,還要持守舊約律法。當保羅糾正這樣的猶太教徒時,他並未廢棄舊約律法。相反,他回到律法,來支持他的觀點(加3-5)。

盡管這並不容易,但耶穌教導我們,要努力區分基督教信仰的教義,和對其歪曲的應用和解釋。當你持守寶貴的真理時,也許要拒絕某些錯誤的神學。但我鼓勵你,在僅僅因你的負面經歷而選擇拒絕之前,仔細查考聖經。這也需要花幾年時間讀書,討論,參加好教會,也許還包括好的聖經輔導,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不要僅僅因一個假教師的拆毀,而拒絕一項重要的福音真理。

Copyright TGC, 2013

One thought on “誤用不能否定正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