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 世界上最容易被證偽的宗教

(简体)
「基督教是世界上最容易被证伪的宗教」, 过去有许多人(甚至是基督徒),对这一点都有过争议。但我越是研究,就越确信基督教是唯一能够在历史上站立得住、并且合理的世界观。圣经中最主要的声称,都需要历史来验证。这是因为这些声称都基于历史上可证实的公开事件,可以被验证。相比之下,所有其他宗教主要的声明,都不能被历史验证,因此,也无法被证伪或考究。它们只能被盲目地相信。

想想看:信仰伊斯兰教的信徒,必须相信穆罕默德有一次独自(私下)的遭遇,可是,那次遭遇无法在历史上验证。同样,我们也没有办法真正去调查约瑟夫·史密斯(译注: 摩门教创始人) 的声明(即使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这些声明也证据不足)。还有,佛教和印度教都不是历史性的信仰,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呼吁信徒根据发生在时空中的事件,去验证信仰的核心声明。你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他们的人生哲学,但没有客观的方法对它们进行检验。仔细去观察每一个你所知道的宗教,你就会发现事实是:这些宗教的核心声明,要么是不提供任何历史细节,要么就是这些事件不足以重要到能够带来世界观的改变,或者就是这种信仰的基础、根本不是建立在历史性事件之上。…

以下是這兩種情況的對比

几个月前,我曾主持一个在达拉斯举办的护教活动,是基督教复兴护教会议(Christian Renaissance Apologia Conference) 的一部分。与会的学者:丹·华莱士(Dan Wallace),达雷尔·博克(Darrel Bock),加里·哈贝马斯(Gary Habermas)和克雷格·埃文斯(Craig Evans)。这些都是我很佩服和信任的人,我相信他们是在寻求真理,而不是在忙着确认自己的偏见。在会议过程中我问他们是否有任何其他的宗教或世界观,像基督教一样有护教会议。换句话说,其他宗教是否能够提供足够的客观理性的支持,为他们的信仰形成一条稳固的防线?他们每个人都一样的回应:「没有」。他们进一步地对我现在的说法表达同样的观点。 「即使是无神论者,」哈贝马斯说,「它有的不过是『负面的辩护』。」换句话说,基督教有一个显著的,历史上可验证的资讯为信仰的基石,这是「积极的辩护。」例如,在一个无神论者在他们的会议之中,所能作的只是贬低其他宗教(主要是基督教)的声称。哈贝马斯下结论:「没有人可以为自然神论作积极的辩护」。无神论者只能尝试推翻基督教大量的铁证。

这其实有很有道理。如果我决定要开始一个新的宗教,不论我是不是故意欺骗,我不会虚构没有发生的最近历史事件。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那些声称可以被测试。另外,我不会提供相关的细节,如时间、地点、人。更重要的是,我不会邀请同时代的人来验证这些说法。例如,如果我今天说,在1965年有一个人名叫提多,出生在奥克拉荷马州谷塞丽(Guthrie), 在奥克拉荷马城(Oklahoma City)行了许多奇迹,并有许多跟随他的人。这很容易伪造。但我不会说,奥克拉荷马州州长玛丽·佛伦(Mary Fallin),及国会参议员汤姆·科伯恩(Tom Coburn)判提多以电椅处死。我不会详细描述电刑是在1968年1月13日上午九时于奥克拉荷马州布里克市施行。我也不会声称提多从死里复活,他的追随者遍布整个奥克拉荷马城,蔓延至整个美国。我为什么不提出这些声称,作为我新宗教的基础?因为它们可以很容易地被测试和被证明为虚假。这个宗教不可能开始发展。如果我要捏造一个宗教,所有支持这宗教的事件(如有任何事件存在)将是非公开的和测试范畴之外的。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其他以历史事件为基础的宗教。除了基督教之外, 其他宗教都是基于不能被证伪的独自遭遇或超出质疑范围的主观想法。关于基督教,令人惊奇的是有这么多的历史事实可以验证。基督教是到目前为止,最容易被证伪的世界观。在西元第一世纪,尽管人们仍可以容易验证基督教的声称时,基督教却大大兴盛了。即使在今天,基督教呼召我们“来看看”它的声称是真实的。

我可以说:在这样动荡的历史之中,基督教能够存活的唯一原因是它的【真实性】。如果有一个全能的上帝创造并爱这个世界,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当祂介入这个世界,所留下的深刻足迹需要历史的探查。下一次你批判基督教的信仰时, 想想,你能批判它的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唯一愿意接受各种批评的宗教。简单地说,基督教是最容易被证伪的宗教,但它至今仍然屹立着。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繁體)
「基督教是世界上最容易被證偽的宗教」, 過去有許多人(甚至是基督徒),對這一點都有過爭議。但我越是研究,就越確信基督教是唯一能夠在歷史上站立得住、並且合理的世界觀。聖經中最主要的聲稱,都需要歷史來驗證。這是因為這些聲稱都基於歷史上可證實的公開事件,可以被驗證。相比之下,所有其他宗教主要的聲明,都不能被歷史驗證,因此,也無法被證偽或考究。它們只能被盲目地相信。

想想看:信仰伊斯蘭教的信徒,必須相信穆罕默德有一次獨自(私下)的遭遇,可是,那次遭遇無法在歷史上驗證。同樣,我們也沒有辦法真正去調查約瑟夫·史密斯(譯注: 摩門教創始人) 的聲明(即使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這些聲明也證據不足)。還有,佛教和印度教都不是歷史性的信仰,這就意味著:他們沒有呼籲信徒根據發生在時空中的事件,去驗證信仰的核心聲明。你可以選擇接受或不接受他們的人生哲學,但沒有客觀的方法對它們進行檢驗。仔細去觀察每一個你所知道的宗教,你就會發現事實是:這些宗教的核心聲明,要麼是不提供任何歷史細節,要麼就是這些事件不足以重要到能夠帶來世界觀的改變,或者就是這種信仰的基礎、根本不是建立在歷史性事件之上。

以下是這兩種情況的對比:

幾個月前,我曾主持一個在達拉斯舉辦的護教活動,是基督教復興護教會議(Christian Renaissance Apologia Conference) 的一部分。與會的學者:丹·華萊士(Dan Wallace),達雷爾·博克(Darrel Bock),加里·哈貝馬斯(Gary Habermas)和克雷格·埃文斯(Craig Evans)。這些都是我很佩服和信任的人,我相信他們是在尋求真理,而不是在忙著確認自己的偏見。在會議過程中我問他們是否有任何其他的宗教或世界觀,像基督教一樣有護教會議。換句話說,其他宗教是否能夠提供足夠的客觀理性的支持,為他們的信仰形成一條穩固的防線?他們每個人都一樣的回應:「沒有」。他們進一步地對我現在的說法表達同樣的觀點。「即使是無神論者,」哈貝馬斯說,「它有的不過是『負面的辯護』。」換句話說,基督教有一個顯著的,歷史上可驗證的資訊為信仰的基石,這是「積極的辯護。」例如,在一個無神論者在他們的會議之中,所能作的只是貶低其他宗教(主要是基督教)的聲稱。哈貝馬斯下結論:「沒有人可以為自然神論作積極的辯護」。無神論者只能嘗試推翻基督教大量的鐵證。

這其實有很有道理。如果我決定要開始一個新的宗教,不論我是不是故意欺騙,我不會虛構沒有發生的最近歷史事件。為什麼呢?因為我知道,那些聲稱可以被測試。另外,我不會提供相關的細節,如時間、地點、人。更重要的是,我不會邀請同時代的人來驗證這些說法。例如,如果我今天說,在1965年有一個人名叫提多,出生在奧克拉荷馬州谷塞麗(Guthrie), 在奧克拉荷馬城(Oklahoma City)行了許多奇蹟,並有許多跟隨他的人。這很容易偽造。但我不會說,奧克拉荷馬州州長瑪麗·佛倫 (Mary Fallin),及國會參議員湯姆·科伯恩(Tom Coburn)判提多以電椅處死。我不會詳細描述電刑是在1968年1月13日上午九時於奧克拉荷馬州布里克市施行。我也不會聲稱提多從死裡復活,他的追隨者遍布整個奧克拉荷馬城,蔓延至整個美國。我為什麼不提出這些聲稱,作為我新宗教的基礎?因為它們可以很容易地被測試和被證明為虛假。這個宗教不可能開始發展。如果我要捏造一個宗教,所有支持這宗教的事件(如有任何事件存在)將是非公開的和測試範疇之外的。

這就是為什麼沒有其他以歷史事件為基礎的宗教。除了基督教之外, 其他宗教都是基於不能被證偽的獨自遭遇或超出質疑範圍的主觀想法。關於基督教,令人驚奇的是有這麼多的歷史事實可以驗證。基督教是到目前為止,最容易被證偽的世界觀。在西元第一世紀,儘管人們仍可以容易驗證基督教的聲稱時,基督教卻大大興盛了。即使在今天,基督教呼召我們“來看看”它的聲稱是真實的。

我可以說:在這樣動盪的歷史之中,基督教能夠存活的唯一原因是它的【真實性】。如果有一個全能的上帝創造並愛這個世界,這正是我所期望的。當祂介入這個世界,所留下的深刻足跡需要歷史的探查。下一次你批判基督教的信仰時, 想想,你能批判它的的原因,是因為它是唯一願意接受各種批評的宗教。簡單地說,基督教是最容易被證偽的宗教,但它至今仍然屹立著。你說,這是為什麼呢?

Translated by TC, Copyright C Michael Patton at Credo Hous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