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里最小的」還是「天國外最大的」

-司布真

「活著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強。」(傳9:4)

生命是寶貴的,即使是在其最卑微的情況下,它依舊超越死亡。在屬靈的事上,這一點顯得十分突出。即使是成為天國裡面最小的,都比成為天國之外最大的要更好。最低程度的恩典都遠超那未重生之本性所達到的最崇高的偉業。當聖靈將神的生命栽種在人靈魂裡時,那是一個最優良的教育都比不上的首付。十字架上的強盜比在寶座上的凱撒更光榮;與狗貼近的拉撒路比羅馬元老院之一的西塞羅要更好;而在神眼中,最胸無點墨的基督徒也要勝過柏拉圖。在屬靈的領域中,生命才是尊貴的標誌;沒有生命的人都與那些死氣沉沉的材料一樣,只是有些粗糙有些精細,且都需要重生,因為他們都死在罪惡過犯之中。

閱讀全文

「敢做但以理」

「敢做但以理」、「殺死你生命中的歌利亞」、「征服屬於你的迦南人」

作為一個基督徒,你是否聽說過這類的口號?

對聖經有些基本認知的基督徒,知道這卷書中充滿著那些服事上帝并行過許多大事的人物及其故事。他們從講道、主日學課堂、以及暑期聖經學校裡,聽過這些有名的男人和女人。但是,不知你是否想過:除了這些勇敢事跡和英雄主義的故事,聖經是否就沒有更多的內涵呢?除了這些為神而行異能的英雄們,聖經是不是還蘊含著更多的東西?比如,上帝是怎樣拯救罪人的?我們中間那些跟英雄不掛邊的普通人,是否還有希望?

若是你曾問過類似問題,你並不孤單。整個二十世紀中,許多牧師和神學家都開始提出這個既簡單又深邃的問題:如果聖經無非是一幅清明上河圖式的記述文,充滿了那些我們需要效仿的忠心人物的素描話,那在所有這些敘事中,福音又在哪裡?可以肯定的是,基督教絕不僅僅是⌈敢做但以理⌋。

閱讀全文

分裂神的話語及作為-愚不可及

一直以来,神话语的确实性都遭到攻击,从「神岂是真说」直到如今。因此,Jonathan Akin 圈点出最近的两个例子,著名基督徒发表言论质疑神的话语。他写道:

其一,安迪.史丹利(Andy Stanley)在推特文中链接了一篇文章,是说一位退出基督教的年轻女士谈到,自己非常怀念作为重生基督徒的日子。伴随链接的推文中,史丹利写道:「为什么我们必须教导下一代,我们信仰的根基是一个事件,而不是一本。」

其二,基督徒歌手Gungor 逐渐偏离圣经正统。他不相信创世纪的早期记载是基于历史的,或者说亚当、夏娃或是大洪水真的存在过。Ken Ham指出,耶稣引用亚当和诺亚时,是把他们作为历史人物的。而Gungor 回应说,即使耶稣在亚当和诺亚的历史性上犯了错,也不能否认基督的神性。Ken Ham 再次回应,之后又贴出一个脸书评论的截屏,其中Gungor写道:「现代社会有个趋势,仅仅是个趋势……一个抬高圣经超过耶稣的宗教和偶像崇拜。」

长话短说。我们面前有一个牧师和一个音乐家 – 两人都从属于福音派 – 把楔子凿进神的作为和话语之间。在史丹利的情形里,这楔子可能更偏向修辞而不是实质。而Gungor 的情形似乎正相反。然而,两者都存在一系列问题,我在Akin 的批评上再没什么可添加的了。我鼓励你阅读此文。而在此我只想补充一个比喻,来说明分裂神的话语和神的作为是多么愚不可及。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