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布真:一顆要贏人靈魂的心

查尔斯司布真( Charles Haddon Spurgeon)被誉为19世纪英国最伟大的传道人。从任何时代来看,他都可以说是位卓越的佈道者(讲道家)。作为近代最成功的解经家(释经讲道者),他的名字几乎出现在所有著名讲道者的名单上。如果说加尔文(John Calvin)是教会最伟大的神学家,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是教会最伟大的哲学家,而怀特腓(George Whitfield)是教会最伟大的佈道家的话,那司布真肯定算是教会中最伟大的讲道者。与司布真相比,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过他那样-站在一个讲坛上,週复一周,年复一年,传讲了近四十年的福音-所产生对世界如此巨大、并且持久的影响力。直到今天,他仍然稳占「讲道王子」之席。

多个世纪以来,无数的解经家们-像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慈运理(Ulrich Zwingli)、加尔文(Calvin)和其他人都致力於按照顺序、一段一段来解释圣经某卷书的方式,作为他们的讲道方式。但是,这不是司布真的作法。虽然他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释经讲道者」,司布真每个星期的信息是出自圣经的不同书卷。这种自由的方式让司布真与其他那些伟大的讲道家们区分开来,使得我们首先要将他定位为一个传福音的解经家。

在他一生多产的事奉中,司布真始终充满著福音的热情。他习惯性的做法是,抽出一节或几节经文作为跳板,来传扬福音。他断言:「我带著我的经文,瞄準著十字架一直到底。」每当司布真步入讲臺,他就将目光全神贯注在一件事上:就是罪人得救,乃是通过宣讲耶稣基督拯救人的消息。正如老奥利芬(Hughes Oliphant Old)说的,司布真之所以受神所差,是要「在特定的时间到特定的地方去传讲永恒的福音,让人的灵魂得蒙拯救,并彰显上帝永恒的荣耀。」作为一个佈道家,与司布真相比,也许无人能出其右。

虽然他深爱神学,司布真却说:「我宁愿儘力带一个罪人来到耶稣基督的面前,因为这胜过仔细省察圣言的奥秘。」他欢喜为失丧之人求得救恩。下面是司布真形容作为他服事的核心-传福音-的重要性:

「我宁愿被神使用来救一个灵魂不死,也不愿做地球上最伟大的演说家。我宁愿把世界上最贫穷的女人带到耶稣脚前,也胜过被按立为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我宁愿从火中抽出一根木柴,也胜过能解释各样奥秘。救拔一个将要下坑的灵魂,比在神学争论的舞台上加冕更为辉煌……在最後审判之时,忠心揭示耶稣基督脸上神的荣耀,比解决宗教中的狮身人面像难题、或解开戈耳狄俄斯之结(Gordian knot),将有更多的价值。我最快乐的一个想法是,在我死时能荣幸地进入并安息在基督的胸怀。我也深知,我不是独自享受天堂。因为已有成千上万的圣徒进入那里,他们因我的服事而被神吸引、得以进入基督。哦!升入天堂将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因为前後都环绕著许多得救的信徒。」

了解以福音为焦点的服事,就是感受到司布真的脉搏。把握好传福音的热忱,就是触及他鲜活之灵魂的神经。简单地说,他不得不去传福音,并收聚迷失的羊群。作为一个解经家,司布真真切地拥有一颗要赢得人灵魂的内心。

———————————(繁體)————————————–

查爾斯司布真( Charles Haddon Spurgeon)被譽為19世紀英國最偉大的傳道人。從任何時代來看,他都可以說是位卓越的佈道者(講道家)。作為近代最成功的解經家(釋經講道者),他的名字幾乎出現在所有著名講道者的名單上。如果說加爾文(John Calvin)是教會最偉大的神學家,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是教會最偉大的哲學家,而懷特腓(George Whitfield)是教會最偉大的佈道家的話,那司布真肯定算是教會中最偉大的講道者。與司布真相比,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超過他那樣-站在一個講壇上,週復一周,年復一年,傳講了近四十年的福音-所產生對世界如此巨大、並且持久的影響力。直到今天,他仍然穩佔「講道王子」之席。

多個世紀以來,無數的解經家們-像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慈運理(Ulrich Zwingli)、加爾文(Calvin)和其他人都致力於按照順序、一段一段來解釋聖經某卷書的方式,作為他們的講道方式。但是,這不是司布真的作法。雖然他是一個「出類拔萃的釋經講道者」,司布真每個星期的信息是出自聖經的不同書卷。這種自由的方式讓司布真與其他那些偉大的講道家們區分開來,使得我們首先要將他定位為一個傳福音的解經家。

在他一生多產的事奉中,司布真始終充滿著福音的熱情。他習慣性的做法是,抽出一節或幾節經文作為跳板,來傳揚福音。他斷言:「我帶著我的經文,瞄準著十字架一直到底。」每當司布真步入講臺,他就將目光全神貫注在一件事上:就是罪人得救,乃是通過宣講耶穌基督拯救人的消息。正如老奧利芬(Hughes Oliphant Old)說的,司布真之所以受神所差,是要「在特定的時間到特定的地方去傳講永恆的福音,讓人的靈魂得蒙拯救,並彰顯上帝永恆的榮耀。」作為一個佈道家,與司布真相比,也許無人能出其右。

雖然他深愛神學,司布真卻說:「我寧願儘力帶一個罪人來到耶穌基督的面前,因為這勝過仔細省察聖言的奧秘。」他歡喜為失喪之人求得救恩。下面是司布真形容作為他服事的核心-傳福音-的重要性:

「我寧願被神使用來救一個靈魂不死,也不願做地球上最偉大的演說家。我寧願把世界上最貧窮的女人帶到耶穌腳前,也勝過被按立為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我寧願從火中抽出一根木柴,也勝過能解釋各樣奧秘。救拔一個將要下坑的靈魂,比在神學爭論的舞台上加冕更為輝煌……在最後審判之時,忠心揭示耶穌基督臉上神的榮耀,比解決宗教中的獅身人面像難題、或解開戈耳狄俄斯之結(Gordian knot),將有更多的價值。我最快樂的一個想法是,在我死時能榮幸地進入並安息在基督的胸懷。我也深知,我不是獨自享受天堂。因為已有成千上萬的聖徒進入那裡,他們因我的服事而被神吸引、得以進入基督。哦!升入天堂將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因為前後都環繞著許多得救的信徒。」

了解以福音為焦點的服事,就是感受到司布真的脈搏。把握好傳福音的熱忱,就是觸及他鮮活之靈魂的神經。簡單地說,他不得不去傳福音,並收聚迷失的羊群。作為一個解經家,司布真無可否認地有著一顆要贏人靈魂的心。

Copyright Ligonier.org, translated with permission

對「司布真:一顆要贏人靈魂的心」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