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并牧养快速「重生」的名人(1)-《讲台》

到底哪里可以找到真正的灵性?为什么在今天的教会中,人们常常喜欢因为错误的原因而错误地高举人?

基督教媒体中,我们听到有关刚刚得救的著名影星、歌星、运动员和政治家的报导,远超过那些过圣洁生活的成熟基督徒,或者宣讲神话语的牧师。这些刚刚得救的人,被圣经称为属灵的婴孩。然而,有人抬举他们并为他们作宣传,到一个地步,就是全国各地的基督徒都愿意尽一切可能、提供讲坛和平台给他们,让他们可以说话并且影响教会。他们以基督教名流的身份来说话行事,大多时候提供肤浅的属灵看见。可是,这真的不是他们的错-当他们作基督徒只有几个星期、几个月或几年时,怎么指望他们的发言会有大智慧、并且成熟呢?他们若仅仅是属灵真理的婴儿,又怎么指望他们能对圣经有扎实的把握,并且有分辨力地来作出正确的判断呢?但更重要的是,教会为什么要聆听这些人的言论?我们为什么要染上好莱坞综合征,被那些迷人和壮观的表面所吸引?当然,并非所有的名人都是不成熟的基督徒,也不是所以人都言不由衷;而且,因为神在他们许多人生命中的引导,我们也感到很高兴。但是,与其他相比,这种让步只能突显这个问题。

在一个基督教电视节目中,有人宣布说:「我们正开始建立一个新教会。教会以基要真理为本,目的是拯救灵魂,并且高举圣经。这个星期天,我们的特邀明星来宾是….. 」特邀明星来宾?这是什么?有些教会支付许多或大量的酬劳,让「基督教巨星」可以在他们聚会崇拜时出现。有一个中西部的教会,甚至吹嘘自己有一个基督徒名人堂。在他们教会的门厅中,挂着目前十大「最优秀的基督徒」的照片。在一次全国广告中宣传的祷告会中,列出了48个基督教明星。只要你参加这个大会,你就有机会可以与他们祷告。

但是,问题不只是找错人,我们也用错误的动机来看待他们。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强调个人经历。他们的经历越是精彩或传奇,就有越多的人邀请他们来公开分享这些经历;而他们也有更多机会把自己当作基督教的发言人。当人们不断听到轰动并充满感情的见证,就留下一个印象,那就是属灵等同于有异象、启示或狂喜般的经历。它持续刺激人去渴望不寻常的经历,因为这可以吸引听众的注意力,并很少或根本没有让人对认识圣经有任何饥渴,更不会产生真正的属灵深度。

这种超级巨星式的心态犯了严重的错误。基督教从来就不是要持续来进行「最受欢迎之名人展示」,基督教也绝不是从个人的属灵经历中找到其根本意义。下面,我们来思考一下这种「好莱坞式的基督教」,对今天教会带来的不健康影响。

三方面的问题

首先,想想对那位刚成为基督徒的运动员或政客,当他发现自己在基督教的闪光灯前时,会发生什么。他的生活会变成从一个福音聚会赶场到另一个聚会,几乎没有时间让得救的经历扎根,并且长到成熟,有着丰盛的见证。他拾起当下的基督教术语,因这让他听起来更属灵;然后夹杂自己戏剧性的得救经历,为下一场秀作准备。他从未有时间领受扎实的圣经教导,也没有与信徒有真实和长期的相交。他将自己的见证,向不同的人群,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失去了得救的光圈,然而却没有任何新的领受来代替它。

15年前,教会聚集了所有重生的电影明星,把他们聚在一切,当他们是基督教信仰的伟大传播者;而我刚好有一个朋友被这种方式利用。他被别人大肆宣传,邀请进行公开演说,被推举为一个著名的基督徒;他跑遍全国各地,并且马不停蹄,直到他的生命付诸东流。他陷入罪中,并且渐渐远离基督。他大约40岁时,第一次来到我们的教会。他带着自己的家人,并且定期来学习神的话语。仅一年后,当他因癌症躺在医院。在弥留之际,他对我说:「约翰,发生在我生命中的那些事实在可怕。他们因为我的名气,利用我的见证,却毁了我的生活。只有去年这一年,我的生命才是有意义的。」

多么可怜的一个悲剧!教会必须停止这样做,并且反思我们对这些新基督徒所做的一切:把他们作为基督教世界的巨星,放在聚光灯下。

第二,我们该想想,非基督徒会怎样看待这些基督教世界的超级圣人、名人和个人经历。非基督徒会看到福音本身、以及耶稣称作为盐的基督徒群体吗?

请听听一个不信的人是怎样描述的,这是1976年9月3日,新时报(New Times)的一篇文章:

我对所谓的耶稣运动(Jesus Movement)并不关心,这显然让我与当下的文化主流有些不合拍。耶稣的事情不再局限于穷乡僻壤。走在格林威治村的华盛顿广场公园,你无法逃避那些颤抖的、让你跌破眼镜的先知,他们用许多关于耶稣的糖浆式修辞与你沟通。他们中大多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是一个在彼此洗脚的浸信会中长大的、老资格的圣经学生。我感到震惊的是,耶稣运动中那些我接触到的人,很少人熟悉圣经。他们也不知道宗教或基督徒的历史。你若提到圣战、或者问他们英王钦定版圣经如何战胜竞争对手等,你只能得到一脸的茫然,还有「耶稣爱你」的空白保证。不,我抱怨的不是耶稣,而是那些误用祂的人。我已经听够了高中橄榄球教练,奉祂的名字祈求胜利,或者狮子会(Lions Clubs)邀请祂来祝福他们全年的扫帚销售,或者是右派伯奇协会(John Birch Society)的人,祈求祂来盯紧北韩,或者那些一旦下了监狱,就宣称自己得救的白领罪犯。我将谦虚地建议,也许作工的耶稣和监督他的天父,可能更应去处理那些更大的不义之事,而不是这些乱哄哄、自私的祷告。我不会假装自己知道耶稣是否这样期望,但我认为,祂比祂许多的代言人有更多品味。

多么可悲的一个画面,这就是非基督徒对圣经启示的基督教和真正灵性的印象!不幸的是,非基督徒的确常比教会更快看透属灵的肤浅。因此,我们需要考虑今天这种肤浅的灵性是如何在影响教会。神定意基督徒要有效法的榜样:那些教会中真正的属灵领袖,就是成熟且敬虔的男女圣徒。保罗告诉哥林多的基督徒,要效法他,因为他效法基督。如果我们坚持高举和推崇那些新生、不成熟的基督徒,教会将永远不会有成熟的属灵榜样来跟随。我们会继续重视个人经历,而不是神话语的权威,而整体的教会,则将继续在灵性上不成熟和肤浅。我们不再有安静、温柔的属神的男人女人,而他们本应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和老师。在教会强调煽情和奇异的属灵经历时,它却忽视了那必不​​可少、能将基督徒婴儿建立成熟的教诲。如果当前的趋势没有得到省察,教会将会变得越来越弱,直到她失去了正面的影响力,无论是对基督徒还是对非基督徒。

Copyright John MacArthur, Pulpit Magazin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