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意義

-小史普羅

為什麼要工作?我曾經聽到過一個令人抑鬱的回答:「我們工作,是可以給孩子們買鞋穿,這樣他們就能去上學,然後有一天他們可以找份工作,然後他們就能為他們的孩子們買鞋穿,這樣他們…」換句話說,工作是沒有意義的。事實上,從這個角度來看,生命本身變得毫無意義﹣只不過是一個無止境的循環。

我還聽人說:我們之所以工作,是讓我們可以支持其他真正的、神國的服事。是,我不反對為事工奉獻。事實上,我覺得你可以從聖經中找到許多支持應該這樣奉獻的依據;但是,我不知道這樣做本身,是否完全把握住工作的全部意義。

你可能會問,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有工作?在詩篇104篇中,我找到這個問題的部份回答。詩篇104篇是對創造、甚至是對創世紀六至八章中關於大洪水記載的進一步反思。我們看到詩人的詩情畫意所描述的,不只是上帝創造大地和其上的萬物,而且還包括神維繫祂所創造的萬有和萬物(1-13節)。

第14節,我們讀到神供給牲畜和人。但是,我們也看到人所扮演的角色。他們要栽種菜蔬,而神使它們生長。這裡展現的是神的形像做事的方式。作為按照神的樣式所造的人,我們要治理和征服地球。我們應當擴張原有的、神所賜的花園。在創世紀一章26-28節中,我們看到了人被賦予的文化使命。

詩篇104篇21-23節中,我們也看到這點。當獅子出去捕食獵物時(因為牠們正是這樣被造的),人也要「出去作工,勞碌直到晚上」(第23節)。我們不應當錯過這句話中的和諧。一切生物-無論大小-都表現出神起初造牠們時設計的和諧:就是作工的和諧。獅子被造的「工作」是獅子作工的方式。我們被造所要作的工有神的形象和樣式。其實,詩人不但自然地從一個受造物談到另一個受造物,也從造物談到造物的神。緊接著的第二節(24節)詩人宣稱:「耶和華啊,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你的豐富。」

詩人要我們將自己的工作與具有更大意義的命題聯繫起來。當我們工作時,我們反映出造物主-神的作為。當我們征服和治理時、當我們栽種時,我們看到另外一些東西。我們的工作其實在作見證,指向我們被造時所按之形像的那一位。我們的工作是一個見證、一個指針,指向創造萬有的神。魯益師(C.S.Lewis)曾說過:我們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個普通的人。或許我們可以以此類推:我們永遠不是在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工作絕不卑微、瑣碎、毫無意義、荒唐、或沒有價值。我們工作的最好理解是:其中充滿著意義和重要性。

但別急,還有更精彩的。

25-26節,我們讀到:

那裡有海,
又大又廣;
其中有無數的動物,
大小活物都有。
那裡有船行走,
有你所造的鱷魚游泳在其中。

顯然,海和其中的生物都見證神的偉大、威嚴和榮美。仔細讀讀26節,詩人將兩件事並列:船舶和利維坦(大魚、或大海怪)。詩歌題材的書卷(像詩篇和約伯記)、包括有些先知書,都提到這個海中生物:利維坦。而關於這個生物的確切身份,有太多人發表個自的看法。它是個巨大的鯨魚?還是條恐龍?要麼是隻巨大的章魚?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這隻海中巨獸一定讓我們歎為觀止。我們可能會過於頻繁使用「震撼」一詞,而失去了這個詞所要表達的意義。但在這里,「震撼」卻是最恰當的表達。利維坦會給人帶來震撼。

我們不能錯過一點:利維坦也喜歡玩。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在寫道飛行蜘蛛時指出:當這種蜘蛛飛行時,它的臉上展露一次笑容。而這點讓愛德華茲得出結論:神使得「所有生物(包括昆蟲),都得享快樂和樂趣」,包括利維坦。這個巨無霸型的猛獸也要戲耍。再有,就是26節中的其他生物。而這個生物是人造的:「那裡有船」。這裡,我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神的創造和我們人的創造並列一起,平行相對。當詩人因為利維坦而震撼之時,他也為船舶而感到驚訝。你可以想像一下,也許就會自言自語說:「看哪,那裡有船,真奇妙。」

造一艘船,需要些什麼?需要數學和物理、熟練的木工、經驗、許多代人的、經過多次反复試驗的專業知識、還有長時間的作工,所有這一切,才能造一艘船。同樣,怎樣才可以讓船航行?駕船和航海技術、專業知識、肌肉、強有力的背、強壯的手臂、勇氣、決心、以及集體的智慧,所有這一切,才能讓船遠航。

當詩人看到船隻遠航而進入遼闊的大海時,他為此感到驚歎。當他看到在遼闊的大海上戲耍的利維坦時,他也因此而發出讚歎。太讓人震撼了,也確實如此。

繼續閱讀這篇詩篇,我們發現:這裡,除了那自然與人為的生物穿越海域、在浪頭中戲耍之外,還有更多的東西。27節告訴我們:「這都」-是指神所造的萬物-「仰望你按時給牠食物。...你張手,牠們飽得美食。」我們得享快樂、我們得到滿足、我們從工作中得到意義、我們承認神所賦予的天分、神賜下的資源,然後我們去上班作工。接著,我們為此而感到滿足。美酒的確使我們的心感到歡悅(15節)。我們的創造給我們帶來驚喜。

這些都是我們工作的碩果。但是,這都不是我們工作的首要目的和最終結果。我們工作的首要目的記載在第31節:「願耶和華的榮耀存到永遠!願耶和華喜悅自己所造的!」我們的工作是有意義的。我們的工作是要指向那一位,正是按照祂的形象與樣式而造了我們。當我們工作時,就會給神帶來榮耀。因為當我們工作是,神喜悅地與我們同在。因此,我們也回到為什麼要工作這個問題。

你是否注意到詩篇104所沒有記載的?全篇沒有一次提到聖殿、聖誕中的音樂家、祭司和他們的活動。反而提到農務、種植葡萄、體力勞動,就是提到工作。

其中也提到造船。

「那裡有船。」乃是為了神的榮耀。

 


为什麽要工作?我曾经听到过一个令人抑鬱的回答:「我们工作,是可以给孩子们买鞋穿,这样他们就能去上学;然後他们有一天可以找份工作,然後他们就能为他们的孩子们买鞋穿,这样他们…」换句话说,工作是没有意义的。事实上,从这个角度来看,生命本身变得毫无意义﹣只不过是一个无止境的循环。

我还听人说:我们之所以工作,是让我们可以支持其他真正的、神国的服事。是,我不反对为事工奉献。事实上,我觉得你可以从圣经中找到许多支持应该这样奉献的依据;但是,我不知道这样做本身,是否完全把握住工作的全部意义。

你可能会问,既然如此,我为什麽还有工作?在诗篇104篇中,我找到这个问题的部份回答。诗篇104篇是对创造、甚至是对创世纪六至八章中关於大洪水记载的进一步反思。我们看到诗人的诗情画意所描述的,不只是上帝创造大地和其上的万物,而且还包括神维繫祂所创造的万有和万物(1-13节)。

第14节,我们读到神供给牲畜和人。但是,我们也看到人所扮演的角色。他们要栽种菜蔬,而神使它们生长。这里展现的是神的形像做事的方式。作为按照神的样式所造的人,我们要治理和征服地球。我们应当扩张原有的、神所赐的花园。在创世纪一章26-28节中,我们看到了人被赋予的文化使命。

诗篇104篇21-23节中,我们也看到这点。当狮子出去捕食猎物时(因为牠们正是这样被造的),人也要「出去作工,劳碌直到晚上」(第23节)。我们不应当错过这句话中的和谐。一切生物-无论大小-都表现出神起初造牠们时设计的和谐:就是作工的和谐。狮子被造的「工作」是狮子作工的方式。我们被造所要作的工有神的形象和样式。其实,诗人不但自然地从一个受造物谈到另一个受造物,也从造物谈到造物的神。紧接著的第二节(24节)诗人宣称:「耶和华啊,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

诗人要我们将自己的工作与具有更大意义的命题联繫起来。当我们工作时,我们反映出造物主-神的作为。当我们征服和治理时、当我们栽种时,我们看到另外一些东西。我们的工作其实在作见證,指向我们被造时所按之形像的那一位。我们的工作是一个见證、一个指针,指向创造万有的神。鲁益师(C.S.Lewis)曾说过: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普通的人。或许我们可以以此类推:我们永远不是在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工作绝不卑微、琐碎、毫无意义、荒唐、或没有价值。我们工作的最好理解是:其中充满著意义和重要性。

但别急,还有更精彩的。

25-26节,我们读到:

那里有海,
又大又广;
其中有无数的动物,
大小活物都有。
那里有船行走,
有你所造的鳄鱼游泳在其中。

显然,海和其中的生物都见證神的伟大、威严和荣美。仔细读读26节,诗人将两件事并列:船舶和利维坦(大鱼、或大海怪)。诗歌题材的书卷(像诗篇和约伯记)、包括有些先知书,都提到这个海中生物:利维坦。而关於这个生物的确切身份,有太多人发表个自的看法。它是个巨大的鲸鱼?还是条恐龙?要麽是只巨大的章鱼?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海中巨兽一定让我们歎为观止。我们可能会过於频繁使用「震撼」一词,而失去了这个词所要表达的意义。但在这里,「震撼」却是最恰当的表达。利维坦会给人带来震撼。

我们不能错过一点:利维坦也喜欢玩。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在写道飞行蜘蛛时指出:当这种蜘蛛飞行时,它的脸上展露一次笑容。而这点让爱德华兹得出结论:神使得「所有生物(包括昆蟲),都得享快乐和乐趣」,包括利维坦。这个巨无霸型的猛兽也要戏耍。再有,就是26节中的其他生物。而这个生物是人造的:「那里有船」。这里,我们需要好好思考一下。神的创造和我们人的创造并列一起,平行相对。当诗人因为利维坦而震撼之时,他也为船舶而感到惊讶。你可以想像一下,也许就会自言自语说:「看哪,那里有船,真奇妙。」

造一艘船,需要些什麽?需要数学和物理、熟练的木工、经验、许多代人的、经过多次反复试验的专业知识、还有长时间的作工,所有这一切,才能造一艘船。同样,怎样才可以让船航行?驾船和航海技术、专业知识、肌肉、强有力的背、强壮的手臂、勇气、决心、以及集体的智慧,所有这一切,才能让船远航。

当诗人看到船只远航而进入辽阔的大海时,他为此感到惊歎。当他看到在辽阔的大海上戏耍的利维坦时,他也因此而发出讚歎。太让人震撼了,也确实如此。

继续阅读这篇诗篇,我们发现:这里,除了那自然与人为的生物穿越海域、在浪头中戏耍之外,还有更多的东西。27节告诉我们:「这都」-是指神所造的万物-「仰望你按时给牠食物。...你张手,牠们饱得美食。」我们得享快乐、我们得到满足、我们从工作中得到意义、我们承认神所赋予的天分、神赐下的资源,然後我们去上班作工。接著,我们为此而感到满足。美酒的确使我们的心感到欢悦(15节)。我们的创造给我们带来惊喜。

这些都是我们工作的硕果。但是,这都不是我们工作的首要目的和最终结果。我们工作的首要目的记载在第31节:「愿耶和华的荣耀存到永远!愿耶和华喜悦自己所造的!」我们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我们的工作是要指向那一位,正是按照祂的形象与样式而造了我们。当我们工作时,就会给神带来荣耀。因为当我们工作是,神喜悦地与我们同在。因此,我们也回到为什麽要工作这个问题。

你是否注意到诗篇104所没有记载的?全篇没有一次提到圣殿、圣诞中的音乐家、祭司和他们的活动。反而提到农务、种植葡萄、体力劳动,就是提到工作。

其中也提到造轮船。

「那里有船。」乃是为了神的荣耀。


 Copyright, Ligonier.org, R.C.Sprou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