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與真自由

-John Stott(斯托得)

真爱会约束那爱人的人,因为爱的本质是自我的付出。而这正是基督教呈现给我们的、那令人惊讶的悖论。真正的自由是作真实自我的自由,就是恢复到神原本造我的本相、以及起初造我的目的。神创造我是为了爱的缘故,但爱本是付出,自我的付出。所以,为了活出我的本相,我必须捨己并且将自己献上。为了有真自由,我必须服事。为了活出真的生命,我必须杀死那以己中心的老我。为了找到真的自我,我必须在爱中失去自己。

这样看来,真正的自由,正好与很多人所以为的相反。这种自由,不是因要为自己而活,摆脱对神及对人的一切责任。因为这反而成为人的缠累,让人成为自我中心的奴隶。相反,真自由是有摆脱那可怜小我的自由,自由地去爱神爱人、在爱中过著有责任的生活。

———————————(繁體)———————————-

真愛會約束那愛人的人,因為愛的本質是自我的付出。而這正是基督教呈現給我們的、那令人驚訝的悖論。真正的自由是作真實自我的自由,就是恢復到神原本造我的本相、以及起初造我的目的。神創造我是為了愛的緣故,但愛本是付出,自我的付出。所以,為了活出我的本相,我必須捨己並且將自己獻上。為了有真自由,我必須服事。為了活出真的生命,我必須殺死那以己中心的老我。為了找到真的自我,我必須在愛中失去自己。

這樣看來,真正的自由,正好與很多人所以為的相反。這種自由,不是因要為自己而活,擺脫對神及對人的一切責任。因為這反而成為人的纏累,讓人成為自我中心的奴隸。相反,真自由是有擺脫那可憐小我的自由,自由地去愛神愛人、在愛中過著有責任的生活。

———————————– English ———————————–

True love places constraints on the lover, for love is essentially self-giving. And this brings us to a startling Christian paradox. True freedom is freedom to be my true self, as God made me and meant me to be. And God made me for loving. But loving is giving, self-giving. Therefore, in order to be myself, I have to deny myself and give myself. In order to be free, I have to serve. In order to live, I have to die to my own self-centeredness. In order to find myself, I have to lose myself in loving.

True freedom is, then, the exact opposite of what many people think. It is not freedom from all responsibility to God and others, in order to live for myself. That is bondage to my own self-centeredness. Instead, true freedom is freedom from my silly little self, in order to live responsibly in love for God and others.

The Contemporary Christian

One thought on “真愛與真自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