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八十八篇

D.A. Carson

耶和華─拯救我的神啊,我晝夜在你面前呼籲。 願我的禱告達到你面前;求你側耳聽我的呼求!因為我心裡滿了患難;我的性命臨近陰間。 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沒有幫助的人一樣。我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他們是你不再記念的,與你隔絕了。你把我放在極深的坑裡,在黑暗地方,在深處。你的忿怒重壓我身;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

(細拉)你把我所認識的隔在遠處,使我為他們所憎惡;我被拘困,不得出來。我的眼睛因困苦而乾癟。耶和華啊,我天天求告你,向你舉手。你豈要行奇事給死人看嗎?難道陰魂還能起來稱讚你嗎?

(細拉)豈能在墳墓裡述說你的慈愛嗎?豈能在滅亡中述說你的信實嗎?你的奇事豈能在幽暗裡被知道嗎?你的公義豈能在忘記之地被知道嗎?耶和華啊,我呼求你;我早晨的禱告要達到你面前。耶和華啊,你為何丟棄我?為何掩面不顧我?我自幼受苦,幾乎死亡;我受你的驚恐,甚至慌張。你的烈怒漫過我身;你的驚嚇把我剪除。這些終日如水環繞我,一齊都來圍困我。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人進入黑暗裡。

詩篇88篇最引人注目的是:我們在中間找不到任何解脫。從一開始,詩人希幔就向神(上主)哭訴,用不同的方式表達他內心的沮喪,而最後以黑暗和絕望為結束。大部分提到挫折和絕望的詩篇從黑暗開始但卻以光明結束。然而,這篇詩篇始於黑暗,卻以更深的黑暗為結束。

雖然希幔在一開始就向⌈那位拯救我的神⌋哭訴 (這是整篇詩篇唯一提到希望的句子),然而他繼續悲哀地指出:他⌈晝夜⌋向神大聲呼籲(詩88:1 )。他坦然承認:他覺得沒有人聽到他的呼求(詩篇88:2、14) 。他不僅處於艱難中、並且覺得自己瀕臨死亡:⌈因為我心裡充滿了煩惱,我的性命臨近陰間⌋(88:3)。事實上,希幔堅持讓別人在對待他的時候,把他當作是快死的人一樣(詩88:4~5)。唯一的解釋是:他正在承受神的忿怒:⌈你的忿怒重壓在我身上;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詩88:7,參詩88:16)。而讓他痛苦的,不單是失去所有的朋友(詩88:8)。

更糟糕的是,希幔確信他的整個生命一直生活在死亡的陰影下。他寫道⌈我自幼受苦,幾乎死亡;⌋(詩88:15)。也許他身患其中一種厲害、慢性、并日益惡化的疾病,并因此苦不堪言?⌈我受你的驚恐,甚至慌張。 你的烈怒漫過我身;你的驚嚇把我剪除。 17 這些終日如水環繞我,一齊都來圍困我。⌋(詩88:15~17) 。

不過,讓人感到這篇詩篇完全低沉的是結尾的那節經文。希幔不僅控訴是神奪去了他的朋友與親人,而且最後說:⌈黑暗成了我的知己⌋(《新譯本》詩88:18)。請注意,不是神,是黑暗。

這首詩篇其中一個吸引人的特點是它的絕對誠實。當然,向神撒謊最不明智,因為祂洞察我們一切的想法;他寧願聽到我們因為受傷、發怒、或指控而發出的呼喊,而不是虛假的讚美之聲。當然,更好的是我們學會理解、反思、并認同祂自己的看法。但在任何情況下,誠實地與神交通總是最明智的。

而這正向我們指出這首詩篇中最重要的元素。這裡寫下的呼籲和傷痛之言、不是人們趁自己處於黑暗之時,從遠處發出的對神輕率并且傲慢的忿怒與譴責。也不是目空一切的不可知論或傲慢的無神論對神飄飄然的批判;而是詩人積極向神發出的疾呼,充分認識到祂是唯一并真正的幫助。


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籲。 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 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没有帮助的人一样。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他们是你不再记念的,与你隔绝了。你把我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你的忿怒重压我身;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

(细拉)你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使我为他们所憎恶;我被拘困,不得出来。我的眼睛因困苦而乾瘪。耶和华啊,我天天求告你,向你举手。你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吗?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讚你吗?

(细拉)岂能在坟墓里述说你的慈爱吗?岂能在灭亡中述说你的信实吗?你的奇事岂能在幽暗里被知道吗?你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吗?耶和华啊,我呼求你;我早晨的祷告要达到你面前。耶和华啊,你为何丢弃我?为何掩面不顾我?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你的惊恐,甚至慌张。你的烈怒漫过我身;你的惊吓把我剪除。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

诗篇88篇最引人注目的是:我们在中间找不到任何解脱。从一开始,诗人希幔就向神(上主)哭诉,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他内心的沮丧,而最後以黑暗和绝望为结束。大部分提到挫折和绝望的诗篇从黑暗开始但却以光明结束。然而,这篇诗篇始於黑暗,却以更深的黑暗为结束。

虽然希幔在一开始就向⌈那位拯救我的神⌋哭诉 (这是整篇诗篇唯一提到希望的句子),然而他继续悲哀地指出:他⌈昼夜⌋向神大声呼籲(诗88:1 )。他坦然承认:他觉得没有人听到他的呼求(诗篇88:2、14) 。他不仅处於艰难中、并且觉得自己濒临死亡:⌈因为我心里充满了烦恼,我的性命临近阴间⌋(88:3)。事实上,希幔坚持让别人在对待他的时候,把他当作是快死的人一样(诗88:4~5)。唯一的解释是:他正在承受神的忿怒:⌈你的忿怒重压在我身上;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诗88:7,参诗88:16)。而让他痛苦的,不单是失去所有的朋友(诗88:8)。

更糟糕的是,希幔确信他的整个生命一直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他写道⌈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诗88:15)。也许他身患其中一种厉害、慢性、并日益恶化的疾病,并因此苦不堪言?⌈我受你的惊恐,甚至慌张。 你的烈怒漫过我身;你的惊吓把我剪除。 17 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诗88:15~17) 。

不过,让人感到这篇诗篇完全低沉的是结尾的那节经文。希幔不仅控诉是神夺去了他的朋友与亲人,而且最後说:⌈黑暗成了我的知己⌋(《新译本》诗88:18)。请注意,不是神,是黑暗。

这首诗篇其中一个吸引人的特点是它的绝对诚实。当然,向神撒谎最不明智,因为祂洞察我们一切的想法;他宁愿听到我们因为受伤、发怒、或指控而发出的呼喊,而不是虚假的讚美之声。当然,更好的是我们学会理解、反思、并认同祂自己的看法。但在任何情况下,诚实地与神交通总是最明智的。

而这正向我们指出这首诗篇中最重要的元素。这里写下的呼籲和伤痛之言、不是人们趁自己处於黑暗之时,从远处发出的对神轻率并且傲慢的忿怒与谴责。也不是目空一切的不可知论或傲慢的无神论对神飘飘然的批判;而是诗人积极向神发出的疾呼,充分认识到祂是唯一并真正的帮助。

Copyright, thegospelcoalition.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