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歸於永生神(四)

大卫与歌利亚之四:合神心意(撒上十七40~53)

上一次,我們看到大衛緊緊抓住神給他的機會,說服掃羅,預備代表以色列人迎戰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今天,當我們來仔細思考這場經典的對決時,你腦海中是否浮現出以前聽過的信息呢?最常聽到的,就是:(1)大衛是藉著信心得勝,你我也能像他那樣,藉著信心就能得勝;或是(2):大衛用了五顆石子,表明我們也能像他那樣,依靠神,使用手中不起眼的石子,以弱勝強等。然而,故事的真正意義卻並非如此。且聽我一一道來。

大衛在脫掉掃羅的軍裝後,就代表以色列人上了戰場(40)。接下來41至44節,作者連續五次說:非利士人這樣、非利士人那樣。我們似乎感受到巨人沉重的腳步,看到他銅鈴般的大眼,聽到他對大衛的不屑:「你拿杖到我這裡來,我豈是狗呢?」(43)對這位非利士人的第一勇士來說,過去四十天之久,每天兩次出來向以色列人罵陣;好不容易見到以色列人派出的代表,卻沒想到是一個嘴上無毛、手上拿著趕野狗之杖、好像鄰家男孩的牧羊人;這不是笑話麼?!怪不得他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44)這不是傲慢,這是常識。

相比之下,大衛的反應如何呢?45至47節,是大衛的第三次發言,也是他與歌利亞這場爭戰的重頭戲。大衛開口的第一句話是:「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45)說這話的時候,他一手拿杖,一手拿著甩石的機弦,袋中還有五塊石子(40),可大衛卻絲毫沒有提到這些。因為,當人(不論是非利士人、還是以色列人)還在依靠體魄、兵器、訓練、閱歷、技巧等可見事物之時,大衛卻深深地依靠那位決定一切爭戰勝敗的「萬軍之耶和華

萬軍之耶和華Lord of Hosts)的名!這是將整件事帶入高潮的名字!在撒母耳記中,「耶和華」(Yahweh)出現有372次,可「萬軍之耶和華」只出現十次。而上一次出現之時,正是掃羅王沒有聽從神藉撒母耳給他的清楚指令:徹底殺盡亞瑪力人,以至於神「厭棄他作王」(撒上15:2)。所以這次,當大衛清楚提出「萬軍之耶和華的名」時,細心的讀者就通過他的話語,領會到他與掃羅截然不同的內心:他看重神的名,一心要榮耀神的名,并為此爭戰。

大衛用信心預告爭戰的結局:「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46上),而且他們兩人對決的結果直接影響到彼此的陣營:「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46中)。而這一切的最終目的是:「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46下、47)

我們注意到,大衛再次強調:他得勝的能力,不是出於自己,而是出於神;他得勝的手段,不是通過刀槍,而是在乎神;而他得勝的目的,不是為自己或以色列人,而是讓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人神的名。這段振聾發聵的宣告,應該提醒我們故事真正的主角不是大衛,更不是我們。

與大衛擲地有聲的話語相比,48至50節的戰鬥本身反而用了很少筆墨。雖然我們不能小看大衛用機弦甩出石子的威力(熟練戰士發出的石子,速度可高達每小時100-150英里),然而說實話,這場對決跟電影洛奇(Rocky)、或角鬥士(Gladiator)比起來,實在太過平淡:僅僅在第一回合,大衛只是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乃至石子進入額內。非利士人當下翹了辮子,面伏於地。而為了割下非利士人的頭,大衛還不得不(當然是未經許可)借用對手的佩刀,應驗了他在46節所發出的預言(49、50)。

最後,大衛的勝利,帶來了全以色列的得勝: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吶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和以革倫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倫。以色列人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奪了他們的營盤。(52~53)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那這場爭戰的真正意義,是不是我們常聽到的:要效法大衛的信心?還是有更準確、更重要的功課?思考故事的上下文,我們發現:第一、大衛與歌利亞的戰鬥,是緊接著他被撒母耳膏立之後(撒上16)。第二,這兩人的爭戰,給以色列人帶來極大的逆轉,壓倒性地戰勝非利士人。最後,大衛的信心固然重要,然而作者卻花了更多的筆墨,來強調大衛的「年輕」及「軟弱」。下面將大衛與歌利亞作一個比較:

  1. 武器:
    1. 大衛:五塊光滑的石子,牧羊的杖,甩石的機弦;
    2. 歌利亞:背負銅戟,重鐵槍,腰間佩刀帶鞘;
  2. 保護:
    1. 大衛:沒有軍裝保護;
    2. 歌利亞:銅盔,鎧甲,銅護膝,盾牌;

一目了然,大衛不但武器寒磣,身上也幾乎沒有保護。難怪歌利亞一看到派來的大衛,就因為大衛的「年輕」,而藐視大衛(42節)。加上前面14節、33節,大衛不論是面對「大哥」以利押(「歌利亞」一號),「大王」掃羅(「歌利亞」二號),還是「巨(大)人」歌利亞(非利士人三號),作者重複了三次,強調了大衛在親人(一)、君王(二)、外邦人(三)眼中的軟弱。大衛也清楚知道自己的軟弱,因為故事的真正的主人公乃是感動大衛的神。

答案的關鍵,就是大衛的這次得勝,不能硬套到今天的我們。反而,大衛乃是基督的預表。年輕的大衛,至少從五個方面來說,與基督相似。

  • 第一,就是在爭戰的得勝上,大衛(代表以色列人)與基督(代表教會)相似。傲慢的歌利亞對神的軍隊的態度,正是世界對教會的態度。
  • 第二,大衛面對歌利亞時的安寧與自制、以及他對神同在的依靠,正影射了耶穌面對同時代的屬靈敵人的態度,即使當人把他釘在十字架上。
  • 第三,歌利亞的刀最後砍到自己,他本來要殺大衛的兵器,反被大衛用來砍下他的頭。這就好像撒旦用來殺死耶穌的十字架,反倒成為耶穌拯救屬祂之人的榮耀十架。
  • 第四,耶穌像大衛一樣,代表屬他之人與撒旦、罪惡、死亡爭戰得勝。因為基督的得勝,凡跟隨他的人,都因信得到救恩。
  • 第五,救恩的喜樂乃是出於神所膏立的那位救主。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看到非利士人勇士仆倒後所發出的得勝吶喊,預表了所有蒙恩得救之人,在內心領受救恩的喜樂,以及最後在啟示錄中記載的,當撒旦以及死亡都被投入陰間時,所發出的喜樂歡呼。

大衛的勝利,既預表了歷史上基督在十字架的得勝,也指向最後死亡會被徹底除滅的未來。正確應用到今天領受救恩的你我(唯獨恩典),因為活在基督裡、與祂聯合,所以聖經中(唯獨聖經)救恩歷史的記載,讓所有聖徒的信心在基督里得以堅固(唯獨信心),心靈得到更大安慰。當我們單單信靠耶穌(唯獨基督)時,才會有真正的確據和把握;雖然仍會遭遇患難,雖然仍有軟弱挫折,但我們深知,那位不輕易發怒、滿有憐憫與恩慈的主,萬軍之耶和華神,已經在基督里榮耀了自己的名。祂既揀選我們,也必救我們到底。這至暫至輕的苦楚,比起將來那極重無比、存到永遠的榮耀,實在不足令我介意。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愿榮耀唯歸真神!(Soli Deo Gloria)


上一次,我们看到大卫紧紧抓住神给他的机会,说服扫罗,预备代表以色列人迎战非利士巨人歌利亚。今天,当我们来仔细思考这场经典的对决时,你脑海中是否浮现出以前听过的信息呢?最常听到的,就是:(1)大卫是藉著信心得胜,你我也能像他那样,藉著信心就能得胜;或是(2):大卫用了五颗石子,表明我们也能像他那样,依靠神,使用手中不起眼的石子,以弱胜强等。然而,故事的真正意义却并非如此。且听我一一道来。

大卫在脱掉扫罗的军装後,就代表以色列人上了战场(40)。接下来41至44节,作者连续五次说:非利士人这样、非利士人那样。我们似乎感受到巨人沉重的脚步,看到他铜铃般的大眼,听到他对大卫的不屑:「你拿杖到我这里来,我岂是狗呢?」(43)对这位非利士人的第一勇士来说,过去四十天之久,每天两次出来向以色列人骂阵;好不容易见到以色列人派出的代表,却没想到是一个嘴上无毛、手上拿著赶野狗之杖、好像邻家男孩的牧羊人;这不是笑话麽?!怪不得他对大卫说:「来吧!我将你的肉给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走兽吃。」(44)这不是傲慢,这是常识。

相比之下,大卫的反应如何呢?45至47节,是大卫的第叁次发言,也是他与歌利亚这场争战的重头戏。大卫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来攻击我,是靠著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著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45)说这话的时候,他一手拿杖,一手拿著甩石的机弦,袋中还有五块石子(40),可大卫却丝毫没有提到这些。因为,当人(不论是非利士人、还是以色列人)还在依靠体魄、兵器、训练、阅历、技巧等可见事物之时,大卫却深深地依靠那位决定一切争战胜败的「万军之耶和华」。

万军之耶和华(Lord of Hosts)的名!这是将整件事带入高潮的名字!在撒母耳记中,「耶和华」(Yahweh)出现有372次,可「万军之耶和华」只出现十次。而上一次出现之时,正是扫罗王没有听从神藉撒母耳给他的清楚指令:彻底杀尽亚玛力人,以至於神「厌弃他作王」(撒上15:2)。所以这次,当大卫清楚提出「万军之耶和华的名」时,细心的读者就通过他的话语,领会到他与扫罗截然不同的内心:他看重神的名,一心要荣耀神的名,并为此争战。

大卫用信心预告争战的结局:「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46上),而且他们两人对决的结果直接影响到彼此的阵营:「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屍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46中)。而这一切的最终目的是:「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46下、47)

我们注意到,大卫再次强调:他得胜的能力,不是出於自己,而是出於神;他得胜的手段,不是通过刀枪,而是在乎神;而他得胜的目的,不是为自己或以色列人,而是让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人神的名。这段振聋发聩的宣告,应该提醒我们故事真正的主角不是大卫,更不是我们。

与大卫掷地有声的话语相比,48至50节的战鬥本身反而用了很少笔墨。虽然我们不能小看大卫用机弦甩出石子的威力(熟练战士发出的石子,速度可高达每小时100-150英里),然而说实话,这场对决跟电影洛奇(Rocky)、或角鬥士(Gladiator)比起来,实在太过平淡:仅仅在第一回合,大卫只是用手从囊中掏出一块石子,用机弦甩去,就打中非利士人的额,乃至石子进入额内。非利士人当下翘了辫子,面伏於地。而为了割下非利士人的头,大卫还不得不(当然是未经许可)借用对手的佩刀,应验了他在46节所发出的预言(49、50)。

最後,大卫的胜利,带来了全以色列的得胜:以色列人和犹大人便起身呐喊,追赶非利士人,直到迦特和以革伦的城门。被杀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伦。以色列人追赶非利士人回来,就夺了他们的营盘。(52~53)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那这场争战的真正意义,是不是我们常听到的:要效法大卫的信心?还是有更準确、更重要的功课?思考故事的上下文,我们发现:第一、大卫与歌利亚的战鬥,是紧接著他被撒母耳膏立之後(撒上16)。第二,这两人的争战,给以色列人带来极大的逆转,压倒性地战胜非利士人。最後,大卫的信心固然重要,然而作者却花了更多的笔墨,来强调大卫的「年轻」及软弱。下面将大卫与歌利亚作一个比较:

  1. 武器:
    • 大卫:五块光滑的石子,牧羊的杖,甩石的机弦;
    • 歌利亚:背负铜戟,重铁枪,腰间佩刀带鞘;
  2. 保护:
    • 大卫:没有军装保护;
    • 歌利亚:铜盔,铠甲,铜护膝,盾牌;

一目了然,大卫不但武器寒碜,身上也几乎没有保护。难怪歌利亚一看到派来的大卫,就因为大卫的「年轻」,而藐视大卫(42节)。加上前面14节、33节,大卫不论是面对「大哥」以利押(「歌利亚」一号),「大王」扫罗(「歌利亚」二号),还是「巨(大)人」歌利亚(非利士人叁号),作者重複了叁次,强调了大卫在亲人(一)、君王(二)、外邦人(叁)眼中的软弱。大卫也清楚知道自己的软弱,因为故事的真正的主人公乃是感动大卫的神。 答案的关键,就是大卫的这次得胜,不能硬套到今天的我们。反而,大卫乃是基督的预表。年轻的大卫,至少从五个方面来说,与基督相似。

  1. 第一, 就是在争战的得胜上,大卫(代表以色列人)与基督(代表教会)相似。傲慢的歌利亚对神的军队的态度,正是世界对教会的态度。
  2. 第二, 大卫面对歌利亚时的安宁与自制、以及他对神同在的依靠,正影射了耶稣面对同时代的属灵敌人的态度,即使当人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3. 第叁, 歌利亚的刀最後砍到自己,他本来要杀大卫的兵器,反被大卫用来砍下他的头。这就好像撒旦用来杀死耶稣的十字架,反倒成为耶稣拯救属祂之人的荣耀十架。
  4. 第四, 耶稣像大卫一样,代表属他之人与撒旦、罪恶、死亡争战得胜。因为基督的得胜,凡跟随他的人,都因信得到救恩。
  5. 第五, 救恩的喜乐乃是出於神所膏立的那位救主。以色列人和犹大人看到非利士人勇士仆倒後所发出的得胜呐喊,预表了所有蒙恩得救之人,在内心领受救恩的喜乐,以及最後在启示录中记载的,当撒旦以及死亡都被投入阴间时,所发出的喜乐欢呼。

大卫的胜利,既预表了历史上基督在十字架的得胜,也指向最後死亡会被彻底除灭的未来。正确应用到今天领受救恩的你我(唯独恩典),因为活在基督里、与祂联合,所以圣经中(唯独圣经)救恩历史的记载,让所有圣徒的信心在基督里得以坚固(唯独信心),心灵得到更大安慰。当我们单单信靠耶稣(唯独基督)时,才会有真正的确据和把握;虽然仍会遭遇患难,虽然仍有软弱挫折,但我们深知,那位不轻易发怒、满有怜悯与恩慈的主,万军之耶和华神,已经在基督里荣耀了自己的名。祂既拣选我们,也必救我们到底。这至暂至轻的苦楚,比起将来那极重无比、存到永远的荣耀,实在不足令我介意。祂是爱我,为我捨己。

愿荣耀唯归真神!(Soli Deo Gloria)

上一篇:专心追随

One thought on “榮耀歸於永生神(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