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歸於永生神(三)

大衛與歌利亞之三、專心追隨(撒 17:31下~40

古人云:言為心聲。如果說26節大衛的反問,成為「永生神」進入爭戰畫面的引子;27至30節,以利押向大衛發怒以及眾人的遲鈍,襯托出大衛恆心忍耐的品格的話;那今天這段幾乎都是對話的經文(31~40節),可以算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歷史時刻。因這是以色列的兩任君王:掃羅與大衛之間,第一次被記入史冊的交談。在這一歷史性的「雙王會」中,我們可以通過他們的話語,揣摩到兩位王者的心性,以及部分神棄絕掃羅并揀選大衛的原因。

我們知道,大衛這時,只是一個年輕的牧人、耶西家眾勇士的小弟,而掃羅是全以色列的王。儘管撒母耳已經膏了他(16:13),然而大衛並不因此而輕看仍舊在位的掃羅。從始至終,他都保持著對掃羅王的尊敬。當掃羅打發人叫他來後,大衛的謙卑、智慧與勇氣就在此表露出來:一面提到「人」的膽怯(隱約包含掃羅),一面主動請纓,以掃羅「僕人」的身份,與非利士人爭戰(在掃羅面前謙卑)(32下),使得掃羅心裡鬆動,開始思考讓大衛出戰的可能。

雖然如此,掃羅仍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33)掃羅眼中的大衛,不過是一個衝動的年輕人;而巨人歌利亞,則是自幼就作戰士的職業軍人。從人的角度來看,職業軍人和牧羊人單挑,根本是一面倒的勝利。然而,大衛的回答再一次讓人感到出人意外。

十七章中的四節經文34~37節,是整章中大衛最長的發言。而從結構上來看,更是大衛與掃羅見面交談的核心。

A    向掃羅應對(31)
..B      大衛願意出戰(32)
…C   掃羅的反對(33)
        D.    大衛的回應3437上)
…C’  掃羅的同意和裝備(37下~38)
..B’   大衛的弱點(39~40上)
A’ 出戰非利士人(40下)

在回應掃羅時,大衛沒有直接反駁掃羅,反而提到為父親放羊的經歷。在野外牧羊之時,他常常遭遇危險。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羊群中啣一隻羊羔去(34)。這時,作為好牧人的大衛,不是躲在後面,而是勇敢衝出來,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如果牠起來要害大衛,大衛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35)。正因為大衛曾打死過獅子和熊,所以他說:「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36)他把威脅以色列人的非利士人,比作獅子和熊。

接著,大衛針對自己這些經歷,作出畫龍點睛的註解:「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祂)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37上)。若是好萊塢拍攝大衛的這段經歷,很可能根據34至36節,盡情渲染大衛在與獅子和熊的爭戰中所學到的戰技、絕招等。可聖經卻出人意料地,讓大衛自己給出最正確的注釋:他所有的「戰績」,全都出於「耶和華」的拯救。大衛所誇口的,不是自己的本領,更不是虛無的運氣,而是時時與他同在的耶和華神。對大衛而言,憑信心去救羊羔,以及耶和華神救他脫離獅子和熊,兩者並不衝突。

大衛對神的信心,更影響到掃羅,以至於他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37下)然而,接下來的38、39節,我們看到,掃羅想讓大衛穿上他自己的戰衣、銅盔、鎧甲。多麼諷刺的建議!掃羅自己穿著合身的軍裝,都不敢面對歌利亞,更何況穿著不合身的大衛呢!?

果然,大衛試穿後,發現軍裝反而是累贅。最後,他只帶上牧羊的杖,甩石機弦和五塊光滑的石子,就出去面對強敵(40)。這段話好像只是交代了一些細節,然而,當我們從大衛與掃羅對話的整個架構來看時,就會發現:與38、39節對應的,是32、33節中掃羅對大衛出戰的質疑。這樣看來,「雙王會」結構上的交叉對稱,是通過掃羅的反面見證,襯托出大衛的合神心意。因為,大衛看重的,不但是神真實的同在,而且還有從中領受的真實的信心。

有學者認為:掃羅可以算是大衛十七章中要面對的三位「歌利亞」中的第二位。大衛的信心,在掃羅提供的軍裝面前,再一次得到了試煉。他不但要有信心在巨人的挑戰前說「好」,還要以同樣的信心向世俗的手段與缺乏信心的幫助(掃羅的軍裝)說「不」。

親愛的弟兄姐妹,大衛的信心,是活潑的。正因他專心地追隨神,所以從始至終,我們都可以在他身上看到一件事,這場爭戰的結局,必將屬於耶和華神。正如他在詩篇中提到的: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詩16:8)。作為神的兒女,當困難、挑戰臨到你我時,可能最討神喜悅的是:用信心回首神過去的信實,用信心抓住神的應許,用信心來依靠神全權的掌管。而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像大衛那樣,開始面對「歌利亞」本人了。


古人云:言为心声。如果说26节大卫的反问,成为「永生神」进入争战画面的引子;27至30节,以利押向大卫发怒以及众人的迟钝,衬托出大卫恒心忍耐的品格的话;那今天这段几乎都是对话的经文(31~40节),可以算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历史时刻。因这是以色列的两任君王:扫罗与大卫之间,第一次被记入史册的交谈。在这一历史性的「双王会」中,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的话语,揣摩到两位王者的心性,以及部分神弃绝扫罗并拣选大卫的原因。

我们知道,大卫这时,只是一个年轻的牧人、耶西家众勇士的小弟,而扫罗是全以色列的王。儘管撒母耳已经膏了他(16:13),然而大卫并不因此而轻看仍旧在位的扫罗。从始至终,他都保持著对扫罗王的尊敬。当扫罗打发人叫他来後,大卫的谦卑、智慧与勇气就在此表露出来:一面提到「人」的胆怯(隐约包含扫罗),一面主动请缨,以扫罗「僕人」的身份,与非利士人争战(在扫罗面前谦卑)(32下),使得扫罗心里松动,开始思考让大卫出战的可能。

虽然如此,扫罗仍对大卫说:「你不能去与那非利士人战鬥;因为你年纪太轻,他自幼就作战士。」(33)扫罗眼中的大卫,不过是一个衝动的年轻人;而巨人歌利亚,则是自幼就作战士的职业军人。从人的角度来看,职业军人和牧羊人单挑,根本是一面倒的胜利。然而,大卫的回答再一次让人感到出人意外。

十七章中的四节经文34~37节,是整章中大卫最长的发言。而从结构上来看,更是大卫与扫罗见面交谈的核心。

A 向扫罗应对(31)
..B 大卫愿意出战(32)
…C 扫罗的反对(33)
D. 大卫的回应(34~37上)
…C’ 扫罗的同意和装备(37下~38)
..B’ 大卫的弱点(39~40上)
A’ 出战非利士人(40下)

在回应扫罗时,大卫没有直接反驳扫罗,反而提到为父亲放羊的经历。在野外牧羊之时,他常常遭遇危险。有时来了狮子,有时来了熊,从羊群中啣一只羊羔去(34)。这时,作为好牧人的大卫,不是躲在後面,而是勇敢衝出来,追赶牠,击打牠,将羊羔从牠口中救出来。如果牠起来要害大卫,大卫就揪著牠的鬍子,将牠打死(35)。正因为大卫曾打死过狮子和熊,所以他说:「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也必像狮子和熊一般。」(36)他把威胁以色列人的非利士人,比作狮子和熊。

接著,大卫针对自己这些经历,作出画龙点睛的註解:「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祂)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37上)。若是好莱坞拍摄大卫的这段经历,很可能根据34至36节,尽情渲染大卫在与狮子和熊的争战中所学到的战技、绝招等。可圣经却出人意料地,让大卫自己给出最正确的注释:他所有的「战绩」,全都出於「耶和华」的拯救。大卫所誇口的,不是自己的本领,更不是虚无的运气,而是时时与他同在的耶和华神。对大卫而言,凭信心去救羊羔,以及耶和华神救他脱离狮子和熊,两者并不衝突。

大卫对神的信心,更影响到扫罗,以至於他说:「你可以去吧!耶和华必与你同在。」(37下)然而,接下来的38、39节,我们看到,扫罗想让大卫穿上他自己的战衣、铜盔、铠甲。多麽讽刺的建议!扫罗自己穿著合身的军装,都不敢面对歌利亚,更何况穿著不合身的大卫呢!?

果然,大卫试穿後,发现军装反而是累赘。最後,他只带上牧羊的杖,甩石机弦和五块光滑的石子,就出去面对强敌(40)。这段话好像只是交代了一些细节,然而,当我们从大卫与扫罗对话的整个架构来看时,就会发现:与38、39节对应的,是32、33节中扫罗对大卫出战的质疑。这样看来,「双王会」结构上的交叉对称,是通过扫罗的反面见證,衬托出大卫的合神心意。因为,大卫看重的,不但是神真实的同在,而且还有从中领受的真实的信心。

有学者认为:扫罗可以算是大卫十七章中要面对的叁位「歌利亚」中的第二位。大卫的信心,在扫罗提供的军装面前,再一次得到了试炼。他不但要有信心在巨人的挑战前说「好」,还要以同样的信心向世俗的手段与缺乏信心的帮助(扫罗的军装)说「不」。

亲爱的弟兄姐妹,大卫的信心,是活泼的。正因他专心地追随神,所以从始至终,我们都可以在他身上看到一件事,这场争战的结局,必将属於耶和华神。正如他在诗篇中提到的: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诗16:8)。作为神的儿女,当困难、挑战临到你我时,可能最讨神喜悦的是:用信心回首神过去的信实,用信心抓住神的应许,用信心来依靠神全权的掌管。

下一次,我们会思考大卫与「歌利亚」本人「决斗」的真正含义。


上一篇:恆心忍耐

下一篇:合神心意

One thought on “榮耀歸於永生神(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