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歸於永生神(二)

大衛與歌利亞之二、恒心忍耐(撒上17:27~30)

上一次,從撒母耳記十七章1至26節,我們看到,在作者的精心安排下,大衛所說的第一句話,反映出他與眾不同的看待事物的角度,當以色列眾人(舊約「教會」中受過割禮的人)將眼光局限在可見的威脅、利益、形象之時,大衛看到的卻是「永生神」的軍隊正被不信之人(「未受割禮」之人)辱罵。當以色列百姓聽到大衛的反問時,是否說:大衛,謝謝你!提醒了我們,讓我們看到神的名正被外邦人羞辱!?27節說:百姓照先前的話回答他說:「有人能殺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字裡行間,我們可以感受到作者心中的失望和不耐煩。

既然以色列人一下子沒多大反應,但至少大衛的哥哥們也在。既是一個敬虔家庭里的弟兄,又認識大衛,他們總該支持大衛這一信心的宣告吧?

大衛的長兄以利押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做甚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裡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28)怎會有這樣一位長兄?他非但沒有認真思考大衛的話,反而向大衛發怒。可你知道嗎?作者早就在前一章留下伏筆,讓我們不要稀奇以利押對大衛的發怒。

十六章中,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在神的眼中,以利押的外貌、身材,與他在神面前赤露敞開的內心不相匹配。在人看來,以利押不但是長子,而且外貌端正、身材高大,有君王風範。如果不是,那為何撒母耳一看到他,就覺得他像耶和華的受膏者?然而,外貌並不等同內心。以利押的內心,比不上大衛對神的專心追隨。

甚至可以說,當撒母耳膏立大衛時(撒上十六12、13),以利押不但沒有為自己的兄弟高興,心中反因此而嫉妒大衛。因為,緊接著大衛的宣告(26節),以利押好像有了發洩的藉口。他的一連三個反問,流露出他對大衛的輕看和敵意:「你下來做甚麼呢?(大衛是來為他送食物)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託了誰呢?(他真的在這緊要關頭,擔心家裡的羊嗎?)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裡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大衛只是因好奇而來看爭戰嗎?難道為神發熱心就是驕傲?他又對誰有惡意呢?)」(28)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被家中長輩(以利押與大衛之間有六個兄弟,按照東方的習俗,在外長兄為父)在眾人面前責罵、痛斥,難免會覺得灰心,要麼當面頂撞,要麼拂袖而去。可大衛卻反而說:「我做了甚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29)

有解經家說,十七章中大衛一共面對了三個「歌利亞」。在面對真正的巨人之前,大衛第一個要面對的,就是自己的長兄以利押。雖然被罪人頂撞,大衛仍恆心忍耐,直等到神的時候來到,因為他心中不願神的名繼續被不信的外邦人辱罵和藐視。

於是,大衛離開他(以利押)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而問(30);而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30)這裡30節提到的「先前的話是指25節中百姓的回答,再加上27節,一共三次都是要指出一件事:就是百姓的心思,還未脫離前面提到的王的「大財」、王的女婿、和全家免糧免當差三樣好處。這種沒有粉飾的重複,給我們看到以色列人在面對宿敵時真實的屬靈光景:連獎賞都是跟當權的掃羅王掛鉤,而不是以耶和華神為中心。

心中火熱的大衛,從自己牧羊的經歷中深知:許多時候,神的百姓就像羊群一樣近視,看不遠。作為好牧人的他,既從神領受異象,就需要恆心忍耐,并親自在群羊前面帶路。感謝神,祂既然開始用大衛,就讓他一邊藉著提問來喚醒神的百姓,一邊等候神給他開路的契機。

於是,耶和華在人心中動工: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31)一個「就」字,加上「便」字,乃因王(掃羅)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大衛雖然只是一個送飯的少年人,掃羅根本不需要理會。然而,我們知道,神對自己名的榮耀,比任何人都關心。雖然祂有時沉默,但祂一旦要為自己的名爭戰,就沒有任何人或事能攔阻祂。「掃羅便打發人」印證了一件事:就是耶和華神一直在推波助瀾,要在非利士人歌利亞身上榮耀祂自己的名。

下一次,我們會從31~40節中,看看神是如何早就預備專心追隨神心意的大衛,要用他來榮耀自己的名。


上一次,从撒母耳记十七章1至26节,我们看到,在作者的精心安排下,大卫所说的第一句话,反映出他与众不同的看待事物的角度,当以色列众人(旧约「教会」中受过割礼的人)将眼光局限在可见的威胁、利益、形象之时,大卫看到的却是「永生神」的军队正被不信之人(「未受割礼」之人)辱骂。当以色列百姓听到大卫的反问时,是否说:大卫,谢谢你!提醒了我们,让我们看到神的名正被外邦人羞辱!?27节说:百姓照先前的话回答他说:「有人能杀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心中的失望和不耐烦。

既然以色列人一下子没多大反应,但至少大卫的哥哥们也在。既是一个敬虔家庭里的弟兄,又认识大卫,他们总该支持大卫这一信心的宣告吧?

当大卫的长兄以利押听见大卫与他们所说的话,就向他发怒,说:「你下来做甚麽呢?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交託了谁呢?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里的恶意,你下来特为要看争战!」(28)怎会有这样一位长兄?他非但没有认真思考大卫的话,反而向大卫发怒。可你知道吗?作者早就在前一章留下伏笔,让我们不要稀奇以利押对大卫的发怒。

十六章中,撒母耳看见以利押,就心里说,耶和华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耶和华却对撒母耳说:「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拣选他。因为,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在神的眼中,以利押的外貌、身材,与他在神面前赤露敞开的内心不相匹配。在人看来,以利押不但是长子,而且外貌端正、身材高大,有君王风範。如果不是,那为何撒母耳一看到他,就觉得他像耶和华的受膏者?然而,外貌并不等同内心。以利押的内心,比不上大卫对神的专心追随。

甚至可以说,当撒母耳膏立大卫时(撒上十六12、13),以利押不但没有为自己的兄弟高兴,心中反因此而嫉妒大卫。因为,紧接著大卫的宣告(26节),以利押好像有了发洩的藉口。他的一连叁个反问,流露出他对大卫的轻看和敌意:「你下来做甚麽呢?(大卫是来为他送食物)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交託了谁呢?(他真的在这紧要关头,担心家里的羊吗?)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里的恶意,你下来特为要看争战!(大卫只是因好奇而来看争战吗?难道为神发热心就是骄傲?他又对谁有恶意呢?)」(28)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被家中长辈(以利押与大卫之间有六个兄弟,按照东方的习俗,在外长兄为父)在众人面前责骂、痛斥,难免会觉得灰心,要麽当面顶撞,要麽拂袖而去。可大卫却反而说:「我做了甚麽呢?我来岂没有缘故吗?」(29)

有解经家说,十七章中大卫一共面对了叁个「歌利亚」。在面对真正的巨人之前,大卫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长兄以利押。虽然被罪人顶撞,大卫仍恒心忍耐,直等到神的时候来到,因为他心中不愿神的名继续被不信的外邦人辱骂和藐视。

於是,大卫离开他(以利押)转向别人,照先前的话而问(30);而百姓仍照先前的话回答他(30)。这里30节提到的「先前的话」,是指25节中百姓的回答,再加上27节,一共叁次都是要指出一件事:就是百姓的心思,还未脱离前面提到的王的「大财」、王的女婿、和全家免粮免当差叁样好处。这种没有粉饰的重複,给我们看到以色列人在面对宿敌时真实的属灵光景:连奖赏都是跟当权的扫罗王掛钩,而不是以耶和华神为中心。

心中火热的大卫,从自己牧羊的经历中深知:许多时候,神的百姓就像羊群一样近视,看不远。作为好牧人的他,既从神领受异象,就需要恒心忍耐,并亲自在群羊前面带路。感谢神,祂既然开始用大卫,就让他一边藉著提问来唤醒神的百姓,一边等候神给他开路的契机。

於是,耶和华在人心中动工:有人听见大卫所说的话,就告诉了扫罗;扫罗便打发人叫他来。(31)一个「就」字,加上「便」字,乃因王(扫罗)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大卫虽然只是一个送饭的少年人,扫罗根本不需要理会。然而,我们知道,神对自己名的荣耀,比任何人都关心。虽然祂有时沉默,但祂一旦要为自己的名争战,就没有任何人或事能拦阻祂。「扫罗便打发人」印證了一件事:就是耶和华神一直在推波助澜,要在非利士人歌利亚身上荣耀祂自己的名。

下一次,我们会从31~40节中,看看神是如何早就预备「专心追随神心意」的大卫,要用他来荣耀自己的名。


上一篇:信心宣告

下一篇:專心追隨

One thought on “榮耀歸於永生神(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