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有許多人閱讀魯益師作品的原因

派博牧師列出了一些為何過了五十年,仍然有許多人閱讀魯益師作品的原因。首先,他指出:魯益師對真理有著不妥協的執著。他熱愛歷史中的智慧,而不追逐當下隨風而逝的事物,他稱自己為史前人類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er)和一隻恐龍。

  1. 他不讀報紙;
  2. 他從未帶過手錶;
  3. 他從來沒有學會打字;
  4. 他從未擁有車并自己開車;
  5. 他一點都不在乎外表光鮮與得體,一直穿同樣的衣服,知道線頭冒出來。
  6. 他絲毫不沉溺於當下(時尚)的掌控。

派博牧師稱魯益師是一個【在時間上勢利】的人:【新鮮】並不是美德,【老舊】也不是問題,真理與美的存在於它們出現的年代無關,古老的並不表示次要,當下的也不表示有價值,【這讓我可以擺脫新奇所帶來的壓迫,讓我可以領受多個世紀之歷史的智慧。】

責任與歡欣

「一個完全人永遠不會因為責任感而去行動;他總是要去做正確的事,而不是錯誤的事。責任感只是愛的替代品(不論是對神的、還是對他人的),就好像拐杖是腿 的替代品一樣。我們大多數人有時會需要拐杖;但是,如果我們自己的腿(我們自己的喜好、欣賞與習慣、等等)可以用來走動,而我們卻用拐杖走路的 話,那是太白癡了。」-魯益士

“A *perfect* man would never act from a sense of duty; he’d always *want* the right thing more than the wrong one. Duty is only a substitute for love (of God and of other people) like a crutch which is a substitute for a leg. Most of us need the crutch at times; but of course it is idiotic to use the crutch when our own legs (our own loves, tastes, habits, etc.) can do the journey on their own.” C.S. Lewis, *Letters*, 18 July 1957.

思考:除非我們確實看見基督的榮美與靈魂的不朽,我們無法因為愛而去服事人。如果用責任感來替代愛去服事人,一定無法持久,也不能享受行在神旨意之中的喜樂。如果無法去愛並服事那看得見的人,我們又怎能去愛並服事那看不見的神呢?魯易士的話提醒我們:歡欣地服事那聖潔、公義的神就是愛神的祕訣, 求神幫助我們用信心去體會/品味/滿足於那屬天的快樂與歡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