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神职人员

我清楚地记得这事:我们教会一群年轻的夫妇一起去吃饭。邀请我和我的妻子同去,(虽然我们已经结婚24年了),我想是因为我被称为「教会牧师」的缘故。当组织者转向我,问我是否愿意做谢饭祷告时,我说:「不」。他目瞪口呆,看着我,眼里充满疑惑。我以为他冠心病会当场发作,于是加了一句,「除了我之外,这里很多人都可以作谢饭祷告。」

閱讀全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